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来首JAZZ?约会图书馆?

_(:зゝ∠)_想起来没在lof发【。】
也是亲友的点梗……
====================

不得不说,即便目的和约会完全不同,莱娅还是非常享受和她的师傅在图书馆中共度的时光的。

虽然相较于图书馆,这里被称为魔窟或许更为合适。金属鞋跟落在绘有贝壳的大理石砖上发出的敲击声悦耳动听,然而魔物活动时翅膀划动空气的声响也确确实实地混杂其中。无论是小魔精还是斯卡尼特,那些在满墙满地的书堆中流窜的家伙们总是令人不适。

“关于夜之血族的书籍应该就在这里。”

确实,就艾莉亚的身体状况来看,如果再不对她身上的血源诅咒进行解除,或许她的机能停止和无意识伤人也只是时间问题。那位禁书作者所留下的蛛丝马迹...

是和亲友画手【微博@ UndashSENny】一起做的守护天节相关ww
文是我的,图是她的_(:зゝ∠)_还有文中的莱娅是她的女儿ww
============
“守护天节?”

艾莉亚复述了一遍刚才师姐莱娅所提到的单词,似乎对于这个在艾欧泽亚人尽皆知的节日并无概念。确认了她的发音无误,莱娅才在栏杆上慢悠悠地解释起了这个节日的来历和庆祝的缘由。

在师姐的热情邀请下,艾莉亚最终没有拒绝宅邸舞会的邀请,当然师傅也没能回避节日的氛围——虽然这位年长的斗士依旧嘟囔着和帝国的残余势力作斗争,却也没能狠下心来抗争被两个他疼爱的徒弟拖去舞会的命运。

在这种时候没法贯彻赤魔法师的信条,还真是一个一点都不好笑的冷笑话。

……

不过艾莉亚和西·如恩·提亚显然被骗了。因为那位坏心眼的赤魔法师根本没有提到关于舞会中的鬼怪的半个字眼。

莱娅现在十分庆幸这座豪宅内部的空间足够宽阔,能够将艾莉亚尖锐的惨叫声在传播和反射中逐渐削弱,避免了整座宅邸被尖叫声掀翻的惨状。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守护天节不是冒险者们讨伐魔物保护大家的节日吗!”

“所以我们来到了魔物聚集的场所啊~”

在这南瓜灯作为唯一光源的走廊内,有些微弱皮革反光的魔女装成为了艾莉亚辨认师姐的唯一根据。尽管师姐毛绒绒的尾巴能带来稍许的慰藉,艾莉亚依旧感觉自己脚下仿佛踩着棉花,落在红毯上的每一步都让她感到恐惧。不仅是宅邸内的氛围,就连可以称之为可爱的幽灵装饰出现在拐角时,她都能感到背后发凉。

“……到底是什么魔物才会出现在这种看起来都是鬼的地方啦!!”

“既然莱娅都这么说了,那一定是会有的吧。”

相对而言还算冷静的西·如恩·提亚的手也时刻放在刺剑柄上。尽管声音和步履都很稳重,时不时向后倒下的猫耳和比起平时更加毛绒的尾巴还是出卖了他。

空旷的宅邸中能够清晰听闻风在走廊中巡回的声音,整洁却又破败的废弃豪宅被设计华美的家具堆满。如果一定要做个比喻,艾莉亚会认为这里仿佛还有什么人住着一般,在某个不为人知的时候,会被不知名的事物所整理。再一想到打理宅邸的人或许就是前主人和她的仆人们的鬼魂,刚刚压下的恐惧就不断地从心底再次涌上。

“师姐,那个,要不要下次再……”

“诶,已经很快就要到了吧~?”

金属高跟落在地毯上的闷响停止时,木质楼梯的吱呀声和幽蓝灯光一同闯入感官。仿佛鬼火燃烧一般的环境,迫使艾莉亚更紧地抓着师姐的后摆。师傅在她身后警惕着后方的路线,以防有什么妖异在这种所有人都无暇应战的时候趁虚而入——当然,艾莉亚相信,即便在这种状态下,遭遇战对他们而言也不会是十分严峻的难题。

所以她干脆不去看身后的情况,将身后的安危全权交给了她信任的师傅。

……话是这么说啦,不过用“因为太过害怕而连转头都做不到”来形容或许会更贴切一点。

…………

每走下一级台阶,都感觉整座楼梯就会瞬间坍塌,并将他们带入不见底的深渊。艾莉亚除了僵硬地在师姐的引领下挪动以外,失去感觉的四肢无法帮助她做到任何事。血液供给线仿佛被切断一般,除了冰冷已经无法形容她的状态——明明不是死亡,却无限接近于死亡的体验——大概也只有艾莉亚会被对幽灵的恐惧欺压至此了。

水滴从蛛网上滑落,汇入坑洼地面上的水中。在昏暗不明的灯光下,无法辨识那到底是水还是血。艾莉亚颤抖着,跟随着师姐的脚步无限放缓,却还被师姐催促着加快脚程。无力又恐惧的体验最终让她停下了脚步,轻声呼唤着她的师傅,想要得到任何可能的慰藉。

“师傅……师傅?”

她突然意识到,自从刚才在楼梯那边,自己就因为太过恐惧而没有注意师傅的脚步声。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师傅已经消失了一段时间了,而陪伴着她的师姐……

“咦?师姐……?”

师姐不见了。

原本师姐所在的走廊,现在除了一些南瓜灯和蛛网的装饰以外空无一物。幽蓝的灯火闪烁着,自己的身影也被拉长至灯火无法触及的角落。仿佛有了生命的黑暗似乎正吞噬着仅剩无几的光辉,贪婪地向着她匍匐而来。

她终于鼓起勇气回过头,迎着不明来源的风眯起眼睛。逐渐扩大的阴影仿佛握住她的心脏一般,窒息感与缺氧感同时统治了她的大脑——

——那是一只比她的身躯还要巨大的,布满血丝的眼球。那狰狞的如同口器一般的裂缝中,不知是水还是血的黏腻液体不断溢出。而阴影与风,全部来自于那对遮盖了她的视野的黑翼。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

…………

……

“哼,如果你们以为次次都会这么顺利,那就大错特错了!”

叫嚣着的小魔精仓皇抛下对它而言过于巨大的南瓜箱,转身消失在了灯光中。

直到浑身无力地逃出了府邸,莱娅才告诉艾莉亚,这只是守护天节的娱乐节目而已。而中途消失不见的师傅,则是在拐角的某个房间发现了令人在意的护符,就在那个房间稍微停留了一下,回过神来就发现她们已经消失了。

正在师傅为自己的失职道歉时,莱娅收集了他们在府邸中捡到的南瓜饼干,在剧场的另一边和那个猫魅族说着什么。虽然对方是自己的师姐,但艾莉亚总有种自己又会被捉弄的预感,以至于身体都开始打冷颤,差点被师傅误认为是被地牢中的寒气侵袭得感了冒,随后就被厚重的赤色外袍层层包裹。

“嗨☆艾莉亚,这是给你的赔罪礼物~”

虽然身体好像还没法自由活动,艾莉亚还是抬头看了看师姐向她递来的礼物盒。张贴着南瓜图样的礼盒让她想起府邸内的情境,恶寒感依旧没有从背后消退。

“抱歉啦……我保证这个你绝对喜欢~”

既然师姐都这么说了……

……

“师姐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被打开的礼盒中蹦出的黑翼冥鬼之眼委屈地眯起了它的独眼,看着它的新主人吓得从椅子上直接弹起来缩到了男性猫魅的身后,而交换自己的年轻女性猫魅则一脸促狭地笑出声,似乎对她的又一次捉弄成功格外开心。

不过那个年长的男性猫魅似乎对自己不那么友善——至少那柄锋利的刺剑看起来能把它的晶状体和玻璃体轻易分离。

好像被丢到了什么更不得了的地方。不过这只大陆小眼除了后悔响应了召唤,似乎对此也无能为力。

【笑死】

【FF14 百合 忍占】骑士与剑【九】

_(:зゝ∠)_下一章完结……另外肉会在两个番外【。】
等AO3的邀请码发下来吧……。
===================
“啊啊,这可真是……罕见的商品啊。”

心脏的跳动牵动着全身每一根血管与神经,紧迫与恐惧几乎要撞破冠状动脉的血管壁。仿佛肌肉的控制权被夺去,凌夜纹丝不动地维持着隐遁的术式,蹲伏在牢笼的三星尺之外,注视着那位光之战士和人类一起走向她的妹妹。

她看见人类戴着刻有笑脸的面具,无法从他的表情得知他内心的所想。人类的声音温柔而又谨慎,彷如他所做的一切行为都问心无愧。她听见人类耐心地向那位光之战士介绍偶然发现奥拉族的过程和诓骗她自行落入陷阱的过程,婉转的声线仿佛叙述着与自己毫不相关的...

大概是七夕贺

*时间线在2.3-2.4.

……不要这么看着我!骑士与剑我会在开学之前完结的……!! 

==========银松和亚修的场合=========


繁忙的委托任务与研究课题的间隙中,偶尔难得的清闲时光总是令人珍惜。被月光花的清香浸染的沙发柔软芬芳,随着躺下的动作蓬出的香氛令人愉悦。猫魅伸了个懒腰,毛绒绒的黑色尾巴有意无意地挥动着,仿佛真正的猫一般享受着午后的舒适。


风铃被开启的门缝中窜过的气流撩拨,清脆的信号暗示了来客的进入。狼人笑着,将双手藏于背后,径直走向卧在沙发中的猫魅。令人安心的声音在耳边低语,猫魅慵懒地睁眼,随手指向了狼人的右手。...


文手问卷

@穆雅因 传来的……最近因为在卡文所以就……转换心情x

1.你的笔名是?说说笔名的来源吧?
Lumi_Miqote算吗……?因为玩一个游戏捏一个人设换一个ID,搞得现在自己有很多称呼……
来源的话,Lumi是芬兰语的雪,因为很久以前玩的角色是一只白猫,被亲友叫雪猫,就一直习惯下来了……Miqote的话,就是猫魅族的英文名Miqo'te……

2.当写手多久了?
如果从第一篇自己写的东西开始的话,应该有……7年了?6年级那会到现在……嘛……

3.目前大概写了多少字?
20w+吧,不过起码有3/4都是不知所云的东西……

4.一开始出于什么心态当一个写手?现在呢?
一开始,小孩子嘛,就是想表达一些自...

【FF14】意志传承者【弗雷希都】

是,是之前微博转抽的文,获取了转抽人的许可可以公开发布_(:зゝ∠)_

最后写得非常潦草,好多想写的没写到【因为爆字数了……转抽原定是5k字…】
=============

意志传承者

“他的名字是,弗雷·米斯特。”

层层破布将瘦弱的人类少年包裹,将他负伤累累、皮包肋骨的身躯掩藏。他悄无声息地站在年迈的导师身后,如同护卫着世上唯一的珍宝一般,将那本封面肮脏的书攥在怀中。尽管伊修加德的气候温暖,但在冬季吞没了云雾街的云气依旧冰冷刺骨。希德勒格看见人类少年平静地抬起双眼,黯金的虹膜在阴影中闪烁着光芒——令他联想到故乡的海洋、以及库尔扎斯东部低地那片静谧湖泊之上的粼光。

这是他...

【FF14】关于固定队那群基佬的随笔【二】

很没营养【。

========

【8】

说实话,召唤对于这个小队真的能到达亚历山大之心的事实是有些难以置信的,但真正地看到了那个巡航驱逐舰在自己面前出现的时候,他还是扶额接受了这个现实。


不过……先不说那个兴奋地到处跑跳的龙骑了,就连被副本磨砺得一脸看透的忍者都开始紧张地搓着忍术,然后搓出了……许久不见的兔子。


真的没问题吗。


万事总有一个开头,不管再怎么艰难,总还是得赶鸭子上架的。


然后召唤看着一群奥拉和猫吃了满头的易伤。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9】


“骑士!就算你切了战士也不能全程开破坏啊!”


“怎么,平时一直本本分分地开着盾姿,切了战...

【看透.jpg】

偷偷放个自家二儿砸设定【…】具体看微博吧_(:з)∠)_

我关注的人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