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四年是什么概念……?

与平日并无相差,甚至连咖啡腾起的氤氲都划出相同的轨迹,在《苍穹回忆录》的皮革封面上留下微不可查的雾气。唯一的区别,就只有被改良成台式大小的管弦乐琴,以及改变了的乐谱目录。

亚修今天也疲倦地蜷缩在书桌旁,任由古代亚拉戈文献与自己的实验手稿遮蔽视野。突兀地回忆起日历还没有将昨日划去,慵懒的笔尖却尖锐十分,滴着黑色的血液,将已经毫无意义的数字划去,才让猫魅意识到了时间的流逝。

这四年发生了什么?自从银松死后,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又仿佛海神剑一般稍纵即逝。日常已经成了无比熟悉的化学反应,即便有什么新颖的物事发生,也只是清洗了一遍麻木无比的神经,过不了多久又会重新积满灰尘。瑟...

【FGO/咕哒♀贝】故意失误【未完】

【预警】ABO,GB,补魔,未完

“前辈——”

少女的声音穿透长廊,轻巧却急促的步伐由远及近。

这里是迦勒底的外部走廊,距离少女与自己的房间各有5分钟和7分钟的路程。距离预定的晚餐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第七特异点的时间定位仍在调试中,被清姬烧掉的盆栽植物在十分钟前已经换上了崭新的——藤丸立香想不出在这种时候,她的亚从者会因为什么事来寻找自己。

身着迦勒底发放的白色外套的少女抱着一箱试剂,跌跌撞撞地在藤丸立香面前停下脚步。明明身为亚从者却像十分疲劳一般喘息着,看起来确实跑了很久。然而不等她的御主说些什么,她就从怀中的试剂堆中抽出了一瓶莹绿色的试剂:“前、前辈,这是贝狄威尔卿需要的药剂,请...

一点召唤的浪漫

【自嗨警告】【诗召】【生子】

年幼的秘术师在魔导书上书写着,为新手准备的传导率较低的墨水痕迹上流转着莹绿色的以太光辉。狼人则为他朗读着笔记上的简单咒文,注视着他奋笔疾书的小手。

“父亲,秘术好无聊呀?”

“瑟尔佛不喜欢那些蹦蹦跳的宝石兽吗?”

“唔……”

被叫做瑟尔佛的孩子似乎认真思考着,头顶的耳朵不时晃动着倒向两侧。很快,这只黑色的小猫咪便竖直了尾巴,重新坐回书桌前。他依旧聆听着狼人念出的咒文,在魔导书上书写着,喉咙里却发出不满的呜呜声。

“可是,这些简单的咒文,父亲已经念了快一晚了……”

小小的魔导书被拿起,狼人能看见书页上书写完毕的秘纹确确实实沟通了以太流动的渠道,完成进度...

【FF14】近期约稿

因为都是红烧肉所以看这边↓

https://m.weibo.cn/3200547157/4259157731531060

注意事项见微博。

【FF14】十二神之诗【序】

一个天坑,填满估计要好久【。】
注意事项——
在十二神之诗和相关的篇章中,可能会触及到雷点的部分。
【ABO,非公式光战,扶她,乱伦,人外,跨种族,生子,角色死亡,私设背景,BE,OE,BL,GL,BG】
每次发的时候会在最前面补充注意点,所以就不打部分TAG了……
======================

Episode Prologue

像往常一样,委托结束后,迈进了名为第七天堂的酒馆的门扉。

“哦?今天……那个诗人不在啊。”

衔舐羽毛笔尖端,年轻的学者故作惋惜地靠在远离吧台的座椅上,随着管弦乐琴奏出的旋律,将那硬质的鞋跟与地面磕得咔咔作响。

在弥漫着咖啡香与午后阳光的酒馆内,轻松的音...

终末之舟【一】

可能以后还会写……如果被亲友催稿的话。
常见的设定,因为害怕撞梗所以还是什么tag都不打了……如果真的撞了的话请一定要告诉我,我一定马上删掉……
=====
不知荒芜了多久的街道上,唯一一条被人踏出的小径串联起森林与废墟,将沉寂的城市一分为二。

紧了紧披风的胸前束带,吟游诗人以手遮挡着漏下树冠的细碎阳光,再次确认了他所前行的方向,披风的边沿才再次被行走时带起的微风拂动。

拨开掩埋断裂钢筋的草丛,诗人的身影在下一秒钟便消失在了阳光之下,无迹可寻。

……

“……猫灵吟游诗人。”

“等你好久了——怎么,这个星期都没怎么见你来这个小酒馆啊?”

“唉呀,都说了要是想听什么素材的话,格瑞达恩老板会很...

来首JAZZ?约会图书馆?

_(:зゝ∠)_想起来没在lof发【。】
也是亲友的点梗……
====================

不得不说,即便目的和约会完全不同,莱娅还是非常享受和她的师傅在图书馆中共度的时光的。

虽然相较于图书馆,这里被称为魔窟或许更为合适。金属鞋跟落在绘有贝壳的大理石砖上发出的敲击声悦耳动听,然而魔物活动时翅膀划动空气的声响也确确实实地混杂其中。无论是小魔精还是斯卡尼特,那些在满墙满地的书堆中流窜的家伙们总是令人不适。

“关于夜之血族的书籍应该就在这里。”

确实,就艾莉亚的身体状况来看,如果再不对她身上的血源诅咒进行解除,或许她的机能停止和无意识伤人也只是时间问题。那位禁书作者所留下的蛛丝马迹...

是和亲友画手【微博@ UndashSENny】一起做的守护天节相关ww
文是我的,图是她的_(:зゝ∠)_还有文中的莱娅是她的女儿ww
============
“守护天节?”

艾莉亚复述了一遍刚才师姐莱娅所提到的单词,似乎对于这个在艾欧泽亚人尽皆知的节日并无概念。确认了她的发音无误,莱娅才在栏杆上慢悠悠地解释起了这个节日的来历和庆祝的缘由。

在师姐的热情邀请下,艾莉亚最终没有拒绝宅邸舞会的邀请,当然师傅也没能回避节日的氛围——虽然这位年长的斗士依旧嘟囔着和帝国的残余势力作斗争,却也没能狠下心来抗争被两个他疼爱的徒弟拖去舞会的命运。

在这种时候没法贯彻赤魔法师的信条,还真是一个一点都不好笑的冷笑话。

……

不过艾莉亚和西·如恩·提亚显然被骗了。因为那位坏心眼的赤魔法师根本没有提到关于舞会中的鬼怪的半个字眼。

莱娅现在十分庆幸这座豪宅内部的空间足够宽阔,能够将艾莉亚尖锐的惨叫声在传播和反射中逐渐削弱,避免了整座宅邸被尖叫声掀翻的惨状。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守护天节不是冒险者们讨伐魔物保护大家的节日吗!”

“所以我们来到了魔物聚集的场所啊~”

在这南瓜灯作为唯一光源的走廊内,有些微弱皮革反光的魔女装成为了艾莉亚辨认师姐的唯一根据。尽管师姐毛绒绒的尾巴能带来稍许的慰藉,艾莉亚依旧感觉自己脚下仿佛踩着棉花,落在红毯上的每一步都让她感到恐惧。不仅是宅邸内的氛围,就连可以称之为可爱的幽灵装饰出现在拐角时,她都能感到背后发凉。

“……到底是什么魔物才会出现在这种看起来都是鬼的地方啦!!”

“既然莱娅都这么说了,那一定是会有的吧。”

相对而言还算冷静的西·如恩·提亚的手也时刻放在刺剑柄上。尽管声音和步履都很稳重,时不时向后倒下的猫耳和比起平时更加毛绒的尾巴还是出卖了他。

空旷的宅邸中能够清晰听闻风在走廊中巡回的声音,整洁却又破败的废弃豪宅被设计华美的家具堆满。如果一定要做个比喻,艾莉亚会认为这里仿佛还有什么人住着一般,在某个不为人知的时候,会被不知名的事物所整理。再一想到打理宅邸的人或许就是前主人和她的仆人们的鬼魂,刚刚压下的恐惧就不断地从心底再次涌上。

“师姐,那个,要不要下次再……”

“诶,已经很快就要到了吧~?”

金属高跟落在地毯上的闷响停止时,木质楼梯的吱呀声和幽蓝灯光一同闯入感官。仿佛鬼火燃烧一般的环境,迫使艾莉亚更紧地抓着师姐的后摆。师傅在她身后警惕着后方的路线,以防有什么妖异在这种所有人都无暇应战的时候趁虚而入——当然,艾莉亚相信,即便在这种状态下,遭遇战对他们而言也不会是十分严峻的难题。

所以她干脆不去看身后的情况,将身后的安危全权交给了她信任的师傅。

……话是这么说啦,不过用“因为太过害怕而连转头都做不到”来形容或许会更贴切一点。

…………

每走下一级台阶,都感觉整座楼梯就会瞬间坍塌,并将他们带入不见底的深渊。艾莉亚除了僵硬地在师姐的引领下挪动以外,失去感觉的四肢无法帮助她做到任何事。血液供给线仿佛被切断一般,除了冰冷已经无法形容她的状态——明明不是死亡,却无限接近于死亡的体验——大概也只有艾莉亚会被对幽灵的恐惧欺压至此了。

水滴从蛛网上滑落,汇入坑洼地面上的水中。在昏暗不明的灯光下,无法辨识那到底是水还是血。艾莉亚颤抖着,跟随着师姐的脚步无限放缓,却还被师姐催促着加快脚程。无力又恐惧的体验最终让她停下了脚步,轻声呼唤着她的师傅,想要得到任何可能的慰藉。

“师傅……师傅?”

她突然意识到,自从刚才在楼梯那边,自己就因为太过恐惧而没有注意师傅的脚步声。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师傅已经消失了一段时间了,而陪伴着她的师姐……

“咦?师姐……?”

师姐不见了。

原本师姐所在的走廊,现在除了一些南瓜灯和蛛网的装饰以外空无一物。幽蓝的灯火闪烁着,自己的身影也被拉长至灯火无法触及的角落。仿佛有了生命的黑暗似乎正吞噬着仅剩无几的光辉,贪婪地向着她匍匐而来。

她终于鼓起勇气回过头,迎着不明来源的风眯起眼睛。逐渐扩大的阴影仿佛握住她的心脏一般,窒息感与缺氧感同时统治了她的大脑——

——那是一只比她的身躯还要巨大的,布满血丝的眼球。那狰狞的如同口器一般的裂缝中,不知是水还是血的黏腻液体不断溢出。而阴影与风,全部来自于那对遮盖了她的视野的黑翼。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

…………

……

“哼,如果你们以为次次都会这么顺利,那就大错特错了!”

叫嚣着的小魔精仓皇抛下对它而言过于巨大的南瓜箱,转身消失在了灯光中。

直到浑身无力地逃出了府邸,莱娅才告诉艾莉亚,这只是守护天节的娱乐节目而已。而中途消失不见的师傅,则是在拐角的某个房间发现了令人在意的护符,就在那个房间稍微停留了一下,回过神来就发现她们已经消失了。

正在师傅为自己的失职道歉时,莱娅收集了他们在府邸中捡到的南瓜饼干,在剧场的另一边和那个猫魅族说着什么。虽然对方是自己的师姐,但艾莉亚总有种自己又会被捉弄的预感,以至于身体都开始打冷颤,差点被师傅误认为是被地牢中的寒气侵袭得感了冒,随后就被厚重的赤色外袍层层包裹。

“嗨☆艾莉亚,这是给你的赔罪礼物~”

虽然身体好像还没法自由活动,艾莉亚还是抬头看了看师姐向她递来的礼物盒。张贴着南瓜图样的礼盒让她想起府邸内的情境,恶寒感依旧没有从背后消退。

“抱歉啦……我保证这个你绝对喜欢~”

既然师姐都这么说了……

……

“师姐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被打开的礼盒中蹦出的黑翼冥鬼之眼委屈地眯起了它的独眼,看着它的新主人吓得从椅子上直接弹起来缩到了男性猫魅的身后,而交换自己的年轻女性猫魅则一脸促狭地笑出声,似乎对她的又一次捉弄成功格外开心。

不过那个年长的男性猫魅似乎对自己不那么友善——至少那柄锋利的刺剑看起来能把它的晶状体和玻璃体轻易分离。

好像被丢到了什么更不得了的地方。不过这只大陆小眼除了后悔响应了召唤,似乎对此也无能为力。

【笑死】

【FF14 百合 忍占】骑士与剑【九】

_(:зゝ∠)_下一章完结……另外肉会在两个番外【。】
等AO3的邀请码发下来吧……。
===================
“啊啊,这可真是……罕见的商品啊。”

心脏的跳动牵动着全身每一根血管与神经,紧迫与恐惧几乎要撞破冠状动脉的血管壁。仿佛肌肉的控制权被夺去,凌夜纹丝不动地维持着隐遁的术式,蹲伏在牢笼的三星尺之外,注视着那位光之战士和人类一起走向她的妹妹。

她看见人类戴着刻有笑脸的面具,无法从他的表情得知他内心的所想。人类的声音温柔而又谨慎,彷如他所做的一切行为都问心无愧。她听见人类耐心地向那位光之战士介绍偶然发现奥拉族的过程和诓骗她自行落入陷阱的过程,婉转的声线仿佛叙述着与自己毫不相关的...

我关注的人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