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召召黑3p】关于召唤师互相制约的现象概论

emmmmm大概是这几天打蛮神的感想……

野队好毒啊【划掉】

队里只要有其他召唤我就打不了第一【划掉】

小怪打得太快的话我的输出打不高……

不过很奇怪,我通常可以碾压同队黑魔,但经常就会和同队召唤脏得【划掉】厮杀地你死我活,DPS差距永远不超100……

除非遇上了超水的召唤或者装备不好的咸鱼【划掉】

emmmmm所以大概脑了个段子【。】

精召x龙召x猫黑,3p注意,两个召唤不分先后。

=========================================

【ET 8.00】

“早啊,古·姆霍·提亚……”

紫发的猫魅将宽大的帽檐压低些许,读到一半的魔法文献被他放下,随后他抬头看向向他问好的精灵。一脸疲惫的精灵正打着哈欠,就连他的迦楼罗都看起来无精打采。

“明明今天就要去讨伐鬼神祖尔宛了,这种精神状态真的没问题吗——哈啊……”

跟在精灵背后打理着一头乱发的奥拉族虽然嘴上这么说着,自己却也哈欠连天。尽管奥拉因为深色皮肤的缘故,黑眼圈没有多么明显,皮肤苍白的精灵就没这么好运了——浓重的黑眼圈让姆霍立刻意识到了他的两个搭档为什么到这个点才刚刚起床。

“老实交代吧,昨晚你们俩奋战到几点。”

一精一龙听见姆霍用陈述语气念出的问句,仿佛打开了开关一般,立刻站直身体。

“姆霍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啊啊,跟这种人有什么好奋战的啊?!比起这种矫情的木头精灵,当然还是姆霍你——”

“咳。”

于是刚才情感还溢于言表的奥拉族立刻打了个寒战安静了下来。

“是这样的,由于我们都是法系,职能定位的重复让我们没法完全舒展身手,所以为了应对实力强大的鬼神,我们在夜里讨论了一下可能需要协调的部分,稍不注意就熬夜到了很晚。”

看起来还算冷静的精灵推了推眼镜,向他的恋人这样解释道。

【ET 14.00】

显然他们的协调发挥的作用不小,然而它的局限性也在战斗中显露出来了——

再一次依靠着超越之力站起来的姆霍迷惑地看着他的恋人们为了对信徒们造成更大的伤害而争相咏唱更多群体伤害魔法,却收效甚微的情况。

那些形似蜥蜴的信徒们的甲壳溃烂、行动迟缓,却始终摇摇晃晃地支撑着残破的身躯而不倒下,挥动着染血的长刀劈砍向骑士的坚盾。

要是通常以轻锐小队出战的时候的标准来看,无论是精灵还是奥拉都没有发挥出他们魔法原本的威力,但他们的以太消耗却和平时无异……

何等奇怪的现象啊。

“厄尔诺!你这样有意思吗!对我们两个都没好处啊!”

“说得好像我不用进攻一样。你认为我会拱手将头筹让给你,然后在姆霍面前颜面尽失吗,海渊?”

大概他们两个已经失了智了吧。

姆霍能够感知到因为他们疯狂施放秘术而直线下降的以太含量。确实如海渊所言,这样下去对他们都没有任何好处,但两人也丝毫不做让步,维持着最低限度的合作态势——如果他们没有有意无意地让秘术的光辉擦过对方的身体的话。

“……有完没完??”

…………

等到祖尔宛倒在他们面前时,最终拔得头筹的人是古·姆霍·提亚。他收下了闪烁火光的鸟笛,蹲在瘫在地上的两个召唤边上,在他们面前晃着刚刚获取的战利品。

【ET 21.00】

姆霍最终还是把两个因为消耗过量而不省人事的召唤师扛回了公寓,罕见地在他们的房间里开始做起了今天的冒险记录。

由于曾经也有过队伍里有三个以上法系职业的情况,而通常都是赤魔导士与黑魔法师,并且通常都会被与他同行的召唤师抢去最大的那份功劳——当然,这都是两个召唤之间只有一个召唤师陪着他的情况。

他对两个召唤师互相制约的现象很感兴趣——或者说,他非常想利用其中的原理来想一些欺负他们的新点子。于是他开始翻找有关召唤魔法的研究报告与论述材料,并且在冒险笔记上开始拟定研究课题与目标。

不过拍上他肩膀的两只手带来的惊吓让他的羽毛笔掉落在了书页上。

“哼……被你整了这么多次,总该有点补偿吧?”

“不用担心,关于其中延时性伤害的奥秘……我想我会在接下来向你一一阐述的。不过,姆霍你能不能坚持到神志清醒地听完它……还是个未知数哦?”

“厄尔诺……!!今天我是不会让你独占姆霍的!”

“那就来试试看吧……我也很期待独占你的感觉哦?”

……所以,这是被反将一军了吗?

还不等姆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就从书桌前被拖向了后方柔软的床铺。

热度(7)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