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FF14】关于固定队那些基佬的随笔(。)

emmmm突然想写,瞎鸡儿写【。】
队里的龙骑和忍者天天互撩……看不下去了【。】
大概有忍龙和学龙……?还有暗骑暗……?
=================

【0】

当冒险者行会刚刚开办新人冒险者学堂,并开始对外公开招募指导者时,召唤欣然报名并且开始了他的导师旅途。

没过几个月,他就在新人通讯贝里捡到了一个躺在摩杜纳歌咏裂谷的悬崖下喊“99999”“大佬66666”的龙骑。

【1】

龙骑有多菜呢?

在诸位冒险者热衷于讨伐魔神萨菲洛特的时候,这个年轻的龙骑 在召唤的监督下苦练了半个月的木桩,穿着一身荒神革制作的高品质精良装备和亚拉戈禁书神典石交换的长枪,却只能打出1200的秒伤。

召唤在不知道第几次引导龙骑去看NGA,改正键位,纠正循环之后,看着依旧可怜的秒伤数据陷入了沉思。

【2】

龙骑对冒险不是很上心。

在冒险途中,他多次离开了艾欧泽亚去了艾泽拉斯,并且和他的朋友们鬼混在一起,就算不时会回来继续冒险,他也不会拿起落灰的长枪去讨伐蛮神。

召唤和他谈过几次,开始怀疑是否自己对新人冒险者的要求太过严苛,就发现自己辅导的另一个新人已然已经讨伐了尼德霍格,并且找到了和他一起攻略亚历山大的左臂弥达斯的队友。

于是召唤决定对龙骑进行更为严苛的特训。

………………

龙骑注视着浮士德木桩。

龙骑吓哭了。

龙骑逃跑了。

【3】

等到龙骑终于正式回归艾欧泽亚的时候,召唤已经换上了从亚历山大本体内部掏出的装备了。

召唤念在龙骑也是自己指导过的新人,虽然屡教不改,不过还是不应该放弃,于是他提出了让龙骑一起参与进入亚历山大内部调查的邀请。

龙骑在思考的空档,从H的天平上掉了下去。

【4】

最后龙骑决定自己组建一个队伍,而他部队里的前辈们对他的行为十分支持,并且纷纷切了副职报名加入。

龙骑邀请召唤加入时,召唤权衡了一下,觉得自己比起整天和临时队伍攻略,还是有个固定的队伍比较好,还是答应了龙骑的邀请。

作为热身,小队决定先给龙骑刷一把女神武器。

龙骑在地上躺到了女神倒下。

召唤觉得,大概大佬们踊跃报名,是为了看龙骑躺尸的英姿吧。

【5】

小队终于历经坎坷地进入了亚历山大的头部。

暗骑和切了战士的骑士被终极浮士德轮流砍翻不提,龙骑不知道为什么也躺在了地上。

“啊,打身位转过头了。”

“你把舍身丢出技能栏,反正有没有它你都打不高。”

学者笑着把龙骑从地上拽起来,并且用他金属封面的书重重地砸了龙骑的脑门。

龙骑看着学者。

龙骑吓哭了。

龙骑一个后跳开怪了。

龙骑又双叒叕躺尸了。

召唤看了一眼龙骑上一局的输出数据,对这个小队的未来无比堪忧。

【6】

“召唤召唤,你觉得学者是不是喜欢我?”

在某次学者不知道拉起了几次躺尸的龙骑的任务后,龙骑这样询问了召唤的看法。

“别想了,他只是想看你下次是怎么躺的而已。”

“哦。”

两天后召唤从诗人那听说龙骑向学者告白了。重点是学者竟然还答应了。

半个月后,召唤收到了龙骑送来的请柬。

婚礼当天,学者逃婚了。

“完全不出所料呢。”召唤看着一个人在祭司库啵面前哭成龙球的龙骑,一脸看透的表情。

【7】

“暗骑。”

“?”

“你说的要开麦的。”

“guna!”

……

“忍者。”

“?”

“下雨了,呢是你的眼泪吗?”

“……”

……

自从学者因为太忙而长时间没有理睬过龙骑的通讯贝消息后,龙骑就开始到处骚扰团队成员。

在那之后,每当探索亚历山大内部的任务进行时失礼了,在召唤总结失误点时,半懂不懂的龙骑总会被暗骑数落。

然后就会哭着跑去抱住忍者的大腿。

同为新人冒险者的忍者除了惊慌失措以外就只能无奈地安抚着龙骑,并且在战斗中给这个技力消耗飞快的龙骑多次的怒斥。

终于在某次暗骑数落龙骑的时候,顺口责备了一直惯着龙骑,而不是将怒斥给更为需要技力的诗人的忍者。忍者不明所以地乖乖被训斥,顶着兔子可怜巴巴地看着暗骑。

龙骑不干了。

龙骑又开怪了。

龙骑躺了。

团灭了。

暗骑在爬起来之后疯狂抽龙骑巴掌。

骑士也被磨得没有耐心了,也抽了龙骑一巴掌。

作为龙骑的导师之一的暗骑突然转身抽了骑士一巴掌。

骑士改变目标也抽了暗骑一巴掌。

两个T当即开始扭打起来。

……

“要发展革命友谊出去再发展,今天不推掉这个废品回收装置的话,你们一个都别想吃晚饭。”作为指挥的召唤啃了一口狗粮这么说道。

【7】

龙骑说他的目标是把固定队变成自己的后宫。

“但是我们队里的人都是男的啊。”

“那不更好吗?”

召唤觉得龙骑大概是被废品回收装置的废料爆发和废料碎颈臂砸傻了。

刚好忍者从俾斯麦餐厅回来,怀里抱着一堆祭司蛋包饭准备分发给输出们。看见龙骑和召唤在一起聊天,就顺手把他们的份一股脑地丢给了龙骑。

“忍者。”

“?”

“爱豆露!”

“……??”

龙骑指了指穿着短裙拿着饭勺麦克风在天台唱歌的白魔,表示想让忍者也成为爱豆露——大概是因为他喜欢这样吧。

“忍者。”

“…………”

“忍者?”

“……你好像,很喜欢叫我?”

人族忍者背对着窗外的月光,看着奥拉族的龙骑期待的眼神,除了叹气以外只能无奈地摸了摸他的头。

被允诺之后,年轻的龙骑高兴地回了房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忍者困扰地抱着诗人和他自己的蛋包饭,想着怎样才能实现自己的允诺。

毕竟这么喜欢和他相处的人少之又少,而这个可爱的龙骑大概算是出类拔萃吧。

……

当第二天看见穿着女装的忍者和在他身边绕来绕去的龙骑后,召唤选择了和诗人一起闷头吃蛋包饭。

不过暗骑和骑士显然一点都不想接受龙骑对忍者造成的影响。鉴于两个人观点不同,暗骑决定和骑士出门打一架来决定谁去纠正忍者的三观。

然后召唤又看见了打着打着壁咚了骑士的暗骑,过了一会又把暗骑地咚了的骑士,并且两人还毫无自觉。

召唤决定远离这群辣眼睛的基佬并且抱着宝石兽过一辈子。

热度(16)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