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大概是七夕贺

*时间线在2.3-2.4.

……不要这么看着我!骑士与剑我会在开学之前完结的……!! 

==========银松和亚修的场合=========

 

繁忙的委托任务与研究课题的间隙中,偶尔难得的清闲时光总是令人珍惜。被月光花的清香浸染的沙发柔软芬芳,随着躺下的动作蓬出的香氛令人愉悦。猫魅伸了个懒腰,毛绒绒的黑色尾巴有意无意地挥动着,仿佛真正的猫一般享受着午后的舒适。

 

风铃被开启的门缝中窜过的气流撩拨,清脆的信号暗示了来客的进入。狼人笑着,将双手藏于背后,径直走向卧在沙发中的猫魅。令人安心的声音在耳边低语,猫魅慵懒地睁眼,随手指向了狼人的右手。

 

“啊啊,果然亚修的直觉还是很敏锐呢。”

 

“你的肢体语言暴露了全部的想法……还是说,你觉得在我面前有什么能瞒住的吗?”

 

嘴角在不自觉中扬起,亚修收下了银松递来的精致锦盒,本能地嗅闻着其中的气味——是化学试剂特有的刺激性气味和一种柔和的草木气息。开启的锦盒中崭新的乐谱与仔细密封的瓶瓶罐罐证明了他的猜测,也证明了面前这个笨拙的狼人的心意。

 

“还真是毫不意外,但又令人愉悦的礼物……”

 

毫无变化的每一日,即便在今天也没有改变。森林微风般的气息与月光花的芬香交相辉映,亚修笑着搂住这个忠犬一般等待命令和评价的狼人的脖颈,将他的气息一同埋入柔软的沙发,享受着被阳光蓬松的顺滑毛发。

 

 

==========凌夜和明雪的场合=========

 

“又轮到姐姐守夜了吗?”

 

“毕竟丧灵钟还在扩建期间,多多少少有点混乱的环境还是需要有人来监控的。”

 

漫天星海倒映在暮辉奥拉眼中,星座的祝福被尽收眼底。晨曦奥拉以手描绘着星座的联系,笼罩贯穿夜空的星河。石与沙的气息与海洋截然不同,无时不刻刺激着她们的神经,一遍又一遍地复述着逃亡的事实。

 

晨曦奥拉收起占星盘,乖巧地倚靠在暮辉奥拉身边。反射着光芒的长发如同从星河中倾泻而下,血液般与照亮身周的月光融为一体。熟悉的心跳与气息笼罩着她,阳春般樱花盛放的清香宣告着她的存在。

 

突然从背后靠近的柔软与温暖令暮辉奥拉愣神,旋即覆盖而来的暖意化解了她对夜晚的警惕。她的妹妹笑着,引导着她抬起头望向天际——

 

“姐姐能看见吧?在河川之上相遇的两颗美丽星辰?”

 

确实如她所言,水天之上的两颗明亮星辰仿佛被系带所联结,跨越宽广无垠的星河而靠近。或许这只是因方位而起的星辰错位,又或许是今天日子的特殊性,但无论如何……这两颗被星河划分的星辰终于在纽带之上相遇。

 

暮辉奥拉听见了晨曦奥拉的小声吟诵,仿佛某种法术,又仿佛某种祈祷。但她毫不怀疑这细微的吟唱能传达给漫天星辰。

 

“相较于遥远的星辰……还是近在咫尺的更为美丽呢w”

 

猝不及防地,被晨曦奥拉填满怀抱、占领双唇的暮辉奥拉有一瞬间听到了那细微的祈祷。与夜色相违的双眼被笑意填充,伸手拥抱着面前落在面前的洁白星辰。

 

 

=====亚罗玛蒂克和伊芙戴安娜的场合======

 

风雪的停止不代表春日的来临,四季如冬的地域不可能迎来真正的春天。

 

酸痛的肩膀与遍地的龙族尸体,无论哪一样都不会令人感到愉快。即便那代表着军功,代表着荣华富贵,代表着外敌的受创,黑发猫魅依旧不认为这是正确的。她描摹着盾上的独角兽,倚靠在双足飞龙的尸体边,在无人注视的瞬间,为她的败将献上短暂的祷告。

 

愿战争女神哈罗妮指引你们的道路,愿人与龙的战争就此结束,愿夙愿与宿怨就此消散——无论哪项都不会是会被接受的内容。但她依旧祈祷着,虔诚地擦拭着血迹,最后拔下龙族的爪牙,作为战利品回收。

 

“又在做这些无聊的事啊。”

 

“伊芙戴安娜,这是——“

 

绀发猫魅没有让她继续,冰凉的书脊抵住下唇时,无限放大的脸填充了她的视线。如雪风般刺骨的视线与蛇般纠缠的视线早已被习惯,但这并不代表她的壁垒会被其它锐物所损伤。

 

“你的超越之力看见了龙诗战争的过去?你在可怜这些不被庇佑的生物?还是说骑士那该死的骑士道不允许这种渊源不明的争斗?”

 

绕开锁子甲的爱抚和吐息也习以为常,伴随着治愈魔法融入体内的以太宣告着独占欲。黑发猫魅包容着伴侣的放肆,叹息着与她相面而立。战火未熄的战场上,她们站立在冰雪山丘之间,站立在龙与人的尸堆之中,即便是在这种日子里。

 

但在血与火之间,寒梅的光辉指引着她前行的方向——黑发猫魅坚信,只要与这光辉相依相偎,终有一日能够成为结束这一切的利刃,成为站在她身前的坚盾。

 

=======伊文、萨恩和瑟尔佛的场合=======

 

终日不变的消毒水气息与试剂气息充斥着他的鼻腔,仿佛将自己禁足在这狭小的房间内就能够放空自己的大脑。然而他的血管中流窜着肾上腺素,神经元上充斥着生物电,就连心跳等体征指标都指示着非理智的指令,强制他奔向占满自己意识的人。

 

这是不能触碰的禁忌,是潘多拉的魔盒,也是高浓度的砷。他会像病毒一般在全身蔓延,会像激素一般扰乱他的系统,也会像血栓一般阻塞他的命脉。但他又像必需氨基酸一般至关重要,分离与拒绝只能造成严重的排异反应,直至最后损坏脏器或摧毁免疫系统。

 

狼魅将自己埋在瓶瓶罐罐之间,奋笔疾书着实验报告。即便双手颤抖着,他也只能平稳地呼吸,装作一切正常。思念与渴求带来的折磨早已化作手臂上刻下的伤痕,却也无法减弱丝毫。本我叫嚣着的“见他”被超我压制,如同脱水的鱼般苦苦挣扎。

 

“前辈?”

 

最终,敲门与问询声击溃了他的防线。深呼吸与扯松领带并不能减缓心跳,深处泛起的炽热也无法被压制。但最后,摆在面前的选项只有一个。

 

“……夜安,伊文。”

 

伫立的精灵抱着泰坦之灵,微笑着邀请狼魅前去参加篝火晚会。金发的猫魅闯进房间,笑着推着狼魅踏上气息混杂的走廊。

 

舔舐夜空的火舌映照着海雾村的夜景,金发猫魅勾着他与精灵的肩,笑着将猫魅传统的烤串交到两人的手中。为了秉持前辈的姿态,为了维护后辈们的情感,他不惜退居二线,将写满精灵姓名的实验记录投入火中,叹息并享受着来自身侧的欢愉。

 

这不是属于他的七夕,但这是属于他的幸福的部分。

 

 

=========洛塔斯和帕克的场合==========

 

每一次委托的顺利结束,都代表着夜晚的狂欢。

 

引导着载有木箱的陆行鸟,人类感受着脚下柔软的细沙,注视着面前的猫魅在浅滩边止步,向着代表盛夏与幸福的烟火作出指挥的手势,仿佛那如同一首乐曲一般回荡在身周。

 

空旷并不代表着寂寥,平静并不代表着安逸。然而除了背后的伤疤以外,没有任何物件能够证明不久之前赌上性命的激烈战斗。无论是气息也好,还是情绪也好,伴随着庆功而来的,只有享受而已。

 

“喂,大叔!上次是我大意了,这次可不会让你了!”

 

“嘁,到底是哪只小猫崽上次喝得烂醉还被操成一滩泥啊?”

 

“啊——今天绝对要让你在床上哭出来!”

 

酒杯碰撞的声音与烟火炸开的声响糅杂混合,海风与烧烤的官能香味无一不提高着他们的兴致,仿佛之前的生死诀别都已经是多年以前的过往云烟。顺着咽喉流下的麦酒沾湿了多少衣物也无关紧要,是否吃到撑也不再重要,此时此刻所剩余的只有生的狂欢。

 

冒险者就是这样啊。用生命作为赌注,无法得知是否能够保有着自己的生命享受接下来的每一天,因此就将每一天都看作生命的最后一天来度过。不论是战斗也好,享乐也好,甚至连情感也好,只要还有着生命,火种就将永远燃烧。

 

想做就做,为所欲为。不被规则与过去束缚的冒险者们,随意拥有着自己的生活方式,挥霍着他们的金钱与生命。如果说明日是未确定的荆棘丛,用箭与枪开辟也未尝不可。无须在意他人的眼光,即便背井离乡,也不用再挂念。

 

因为他们必将并肩前行,探寻未来无限的可能性。


热度(2)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