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FF14 百合 忍占】骑士与剑【九】

_(:зゝ∠)_下一章完结……另外肉会在两个番外【。】
等AO3的邀请码发下来吧……。
===================
“啊啊,这可真是……罕见的商品啊。”

心脏的跳动牵动着全身每一根血管与神经,紧迫与恐惧几乎要撞破冠状动脉的血管壁。仿佛肌肉的控制权被夺去,凌夜纹丝不动地维持着隐遁的术式,蹲伏在牢笼的三星尺之外,注视着那位光之战士和人类一起走向她的妹妹。

她看见人类戴着刻有笑脸的面具,无法从他的表情得知他内心的所想。人类的声音温柔而又谨慎,彷如他所做的一切行为都问心无愧。她听见人类耐心地向那位光之战士介绍偶然发现奥拉族的过程和诓骗她自行落入陷阱的过程,婉转的声线仿佛叙述着与自己毫不相关的故事一般。

她看见人类向她的妹妹走去,打开了牢笼的锁拉起铁门,直到那金属栅栏的一部分被抬至最高点,发出底端被锁扣固定的清脆声响:“如果阁下有兴致,可以考虑为阁下保留这件商品的购买权……当然,还请阁下在确认购买这件商品之前,对其珍贵度及价值作出一个心理价位的评估。”

“还真是直白啊。”

低笑声自稚嫩的声带中传出,那位光之战士抱臂伫立着,注视着人类向沉重的铁牢踱步。忍者看着她的妹妹被人类抚摸着脸颊,仿佛一件艺术品一般被人类爱抚着,长尾因为恐惧而颤抖着。

出乎意料而又情理之中的沉默让忍者的呼吸停滞,瞳孔警戒地扩散。

人类解开了连接黑曜石项圈与牢笼的锁链,强行将纤弱的占星术士拉起,搀扶着她放到光之战士的怀中:“如果阁下对此毫无头绪,不如让我来做个比喻……既然商品是刚刚来到艾欧泽亚,甚至尚未为世人所知的奥拉族omega,那么,同等稀有的商品才应该是她的必须代价。”

不是gil,而是以物易物……

“光之战士阁下啊,你知道像你一样的男性护月猫魅……尤其还是个omega,在这些饕餮之徒中有多么受欢迎吗?”

……确切地来说,是以人换人。

身份的暴露是迟早的事,因此光之战士丝毫没有慌乱,也没有因为对方开出的条件而感到意外。

“哼,尤·尔·帕克那家伙说中了啊。”

奥拉族忍者注视着不远处的停滞,手心的汗水几乎让她握不住双手剑。四周的暗处突然仿佛有了生命一般,蠕动着,低语着要将她同化。耳鸣声如同在牢笼间跳跃,与黑暗一同嘲笑着她的懦弱。

因此,她的身体违背了大脑给出的潜伏静观指令,自作主张地驱动了她的肌体。

步伐虚浮得仿佛不是自己的双腿,被愤怒与自责充斥的大脑早已失去了判断正误的能力——直到令人厌恶的湿滑物体缠绕住她的手腕,逐渐远去的思维才重新回到她的脑内。

暴露了。

“不愧是光之战士阁下,竟然还考虑到了雇佣beta体质的影卫……不过,这也在预料之中哦。”

凌夜才发现并不是黑暗有了生命力,而是它确实在蠕动着——从黑暗中延伸的而出的未知触手纠缠着她,释放出如灵体般浓稠的烟雾,无论哪点都令人生出极度的生理性厌恶的未知魔物一遍又一遍地摧残着脆弱的神经。

如同液态丝绸一般,烟雾从七窍灌入,沉重而顺滑地淌过黏膜,其中混杂着的麻痹感令凌夜痛苦地松开了双刃。对于艾欧泽亚的怪物一无所知的她,只能在打散身周的烟雾后跪在地上猛烈地咳嗽。

人类早已不知所踪,而光之战士则在他的魔导书上奋笔疾书,接二连三的秘术光辉刺穿了群聚的幽灵。在意识的空白中,擦过脸颊的狂风和触手被割断发出的哀嚎声再度蹂躏着她的双角,直到身周的烟雾被晶绿色光辉所刺穿。

为了确保她的妹妹没有危险,她挣扎着挥去剩余的烟雾,在几近窒息的狭窄空间中寻找着占星术士的身形。

双腿如同深陷沼泽泥泞,原本近在咫尺的占星术士被埋入烟雾与触手。每一次双刃的切划都显得如此谨慎,每一次呼喊与喘息都被黑暗所吞噬。不知从何而起的低语声如同梦境中一般,填充着凌夜的双角。

“死亡并非终结,以太终将环绕。”

她是死了吗?还是说,身周的这些死者们在向她倾诉死亡的痛苦?他们为何而死?为何受人驱使?

亦或者,她倾听着属于这片土地的神明的低语,试图让她解放这些饱受痛苦的亡灵?

不明白,不想明白。

既然是神明,那么这片大陆之上的祈祷与诉求是他应该倾听的。这位双子神,这位名为纳尔札尔的神灵,应当为他所赐福的人类奉献,而不是将这样的职责推卸给一个普通人,甚至是,一个来自异域的流亡者。

她明明只是一个属于妹妹的骑士而已。她明明只是一把为保护而生的利刃而已。这些拯救的重责大任,凭什么要她来承担啊。

“给我……滚开啊——!!”

…………

……

热度(3)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