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来首JAZZ?约会图书馆?

_(:зゝ∠)_想起来没在lof发【。】
也是亲友的点梗……
====================

不得不说,即便目的和约会完全不同,莱娅还是非常享受和她的师傅在图书馆中共度的时光的。

虽然相较于图书馆,这里被称为魔窟或许更为合适。金属鞋跟落在绘有贝壳的大理石砖上发出的敲击声悦耳动听,然而魔物活动时翅膀划动空气的声响也确确实实地混杂其中。无论是小魔精还是斯卡尼特,那些在满墙满地的书堆中流窜的家伙们总是令人不适。

“关于夜之血族的书籍应该就在这里。”

确实,就艾莉亚的身体状况来看,如果再不对她身上的血源诅咒进行解除,或许她的机能停止和无意识伤人也只是时间问题。那位禁书作者所留下的蛛丝马迹都将会是拯救她的希望——只要有一丝可能性,作为师姐的她必会竭尽全力为保护她而战。

不过在这种幽暗的莹绿色灯光下,伴随着不知是不是萨雷安留下的留声机播放的蓝调,总会引诱着来者沉溺在书与文字中,甚至忘记原本进入其中的目的。锁住书架上所储禁书的锁链静寂着,偶尔会因为魔物的活动而被触碰,连带着一整个书柜的锁链一起奏出生锈变调的乐曲,仿佛连被囚禁的书本也有了生命力一般,喧闹着想要挣脱这脆弱的束缚。

恍惚之间真的有种与师傅来图书馆约会的错觉。在书架上迅速搜寻着书籍的莱娅这样想着,并庆幸着昏暗的灯光给予了她如同面纱一般的掩护,让她能够在师傅面前隐藏起她扬起的嘴角。

“这是什么,《奥秘卡的惨剧》?……《断罪骑士》这本,或许部队长会非常感兴趣。……噫,《健康的宗教名画选集》?还有这个雕金匠的日记到底被撕得多碎啊……”

或许这边的书籍,有一大半是因为过于不正经,或者说,由于没有标明分级而被列为禁书的可怜产物……不过也有相当有价值的书籍。以此来估计的话,整个图书馆要是重见天日,对于艾欧泽亚的文化与科技发展或许会是一种突破性的促进。

“我们没时间慢慢看书了。”

西·如恩·提亚似乎烦躁地甩动着长尾,将手中破碎的书页弃置。在临近的光源照射下,隐约能看见他眉间的皱纹愈发深刻,似乎对处在这种环境中感到十分不自在。顺着飘落的书页看去,能发现被他翻过的书都被粗暴地随意弃置,就连页角都被折起。

显然她的师傅一点都不享受这样的“约会”。如果能从其他途径获取相关的情报的话,或许她的师傅连这个图书馆的门都不想迈进……对此不由得感到好笑,莱娅将书架上某本散发着赤红光晕的书本抽出,查阅着上面所书写的文字。

或许是抽出书本的力度太大,原本相对静止的锁链开始大幅度地晃动,不断有书本从书架上散落。被散落的书页遮挡了视野的莱娅本能地伸出手遮挡着,却在指缝间发现西·如恩·提亚的刺剑掠过,直到书页全部散落,她才看见被刺剑钉上石墙的书魔停止了挣扎——或许她刚才触碰了某本含有妖异的书籍,曾作为黑魔法师的黑魔法以太令其觉醒,才导致了它的完全召唤吧。

“嘁……书库的看守者苏醒了。先把它解决掉!”

不得不感叹的是,萨雷安制的留声机还真是精巧,即便在大撤退过后这么久也依旧正常运转着,并且能够感知到机关的异常运作,并切换曲目——虽然莱娅觉得这首曲子还不如刚才那首蓝调,不过战斗中并不需要考虑太多奇怪的因素,也没有时间挑三拣四。

不过在战斗结束后,从那本封面猎奇的永世珍本中掉落出的书写着《夜之血族》字样的书籍,不禁让莱娅开始怀疑这是否从头到尾都只是用来捉弄他们的一个圈套……先不说这本书在如此巨大的书本储量中如此碰巧地出现在了这书库的守护者的身上,也不提又切换了曲目的留声机,就连梦想禁书库这规整的场地都不禁让人怀疑这一切是否是被人所设计好的。

不过好在她的师傅并没有过多的顾虑,少许翻阅了几页,确定这就是他们要找的那本书之后,就立刻夸张地松了口气。

“总算可以从这种满是书虫的地方离开了……”

听起来可不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和书本的美妙约会的人啊。不,如果单方面地认为这是一次和这位赤魔法师的约会,并且单方面地发掘了他令人意外的一面……或许不会被责怪的吧?

出乎意料地,西·如恩·提亚的迟滞似乎昭示着他感觉到了什么。下一秒钟,带有温度的皮革手套便覆上了她的猫耳,不知是无奈还是感慨地抚弄着。

“像你这么年轻可爱的猫魅小姐,可不该想这种事啊——不,或者说,不该对我这种早就没什么嚼头的老猫想这些零碎的事啦。”

或许是她的错觉吧,总觉得笑容有些僵硬呢……

热度(4)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