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推开木门时发出的吱呀声和男性的惊呼声几乎同时响起。你刚踏进门,首先映入视野的,只有受到撞击摇摇欲坠的书架。猫魅似乎由于有人突兀地闯入而受到惊吓,紧抱着一本魔导书,蜷缩在书架之间用炸毛的尾巴环绕自己。

 

“……下次请务必先敲门。”

 

对方狼狈地站起,顾不上整理尾巴和衣领,首先把书架扶稳,把看起来要落下的书本重新塞回,这才向你询问了来意。得知你只是想参考那家酒馆的历史,他总算松了口气,尾巴上炸起的毛发也落了下去。

 

于是他邀请你在内屋安顿下来。在白银乡深秋的寒冷中,烧得正旺的壁炉显然令人神怡。房间内混杂着木炭与书页的香味,不时从门外传来翻动书页的声响,涌入疑似海风的清香。你注视着壁炉,几乎就要在这温暖的火光中昏睡过去,突如其来的叩门声还是唤回了你的意识。猫魅端着一盘咖啡,腋下夹着两三本皮革封面的书籍,以及一小薄本笔记本。

 

“抱歉,我想着你可能会需要大事年表和第六星历的日历作为参考……就擅自拿了许多相关的材料过来。”

 

猫魅的咖啡中弥漫着海盐的醇香,以及烘焙咖啡的焦香,映着书本翻页时弥漫的书卷香,很难不让人平静下来。

 

“这原本是一家在海雾村滨海的部队酒吧……因为部队的大家需要宴席犒劳,海雾村又距离利姆萨·罗敏萨有些距离,因此雇佣了几位厨师来部队为大家烹制餐点。后来邻居们和附近的冒险者部队因为偶尔的光顾品尝到了美酒,便建议我们对外开放……”

 

“于是在第六星历的1567年,我们在部队房产附近又购置了一栋房屋,用作酒吧的店面对外开放,意外地反响良好。只不过距离利姆萨·罗敏萨实在偏远,帝国似乎也蓄势待发地要与艾欧泽亚诸国准备开战,渐渐地只留下了些许不愿进入城市,或只想在任务途中喝一杯的冒险者和雇佣兵们。”

 

将笔记本上满满记录的文字与第六星历的年表对照着,才能勉强构造出对那混乱年代大概的印象。想必当时酒馆的生意一定很难做吧……

 

“加尔提诺战役没几年就爆发了。卫月坠落,只是大块碎块划过的气流便压塌了建筑。所幸没有人员伤亡,只是可惜了几瓶陈年佳酿的红酒。”

 

风铃一时静止了,只剩下木柴爆裂的声响撞击着耳膜。

 

“我和其他冒险者们一样……在这五年里忙于奔波,协助各国城市重建,铲除遗迹上喷涌而出的偏属性水晶,对新露出地表的遗迹部分进行数据监测和样本整理……啊,抱歉,话题回到酒馆……总而言之,五年之后,那边的遗迹已经被修整,作为民用住宅地被购买了。”

 

猫魅似乎十分惋惜地垂下了耳朵,注视着被小勺搅乱的液面。

 

“我因为一些工作上的原因来到了东方,恰巧白银乡正在对外公开销售房屋用地,而且东方也对西方的酒文化很感兴趣——至少在潮风亭和琴风闲聊时,对方展现出了强烈的兴趣。正巧部队的大家也需要新的容身之所和酒吧……重建的事情就这样敲定了。进展很快,半年后一家崭新的酒吧便建成了。”

 

所以在艾欧泽亚的冒险者们来到东方后,这家酒吧会受到欢迎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毕竟在这遥远的东方,一家艾欧泽亚人经营的酒吧无疑是对思乡之情最好的慰藉。

 

“冒险者们的口味总是在改变,先前是煌黑鱼子酱,现在是红莲特饮……东方风格的团子和抹茶的销量也不俗,艾欧泽亚风味的冻雾鸡尾酒也总是被频频指名……几任厨师任职又辞职,客人也总是新旧面孔混杂,时间仿佛无二江水一般流淌奔涌,永不止息。”

 

“像这样繁忙的人来人往,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不知道会写出怎样的诗篇呢……”


热度(4)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