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FF14】骑士与剑【一】

大家好这里是不知道应该叫自己什么的Lumi_(:з)∠)_【啥】可以叫我雪猫/亚修/羞羞……总之随便叫吧x

第一次在lof上发文请多关照!【土下座】

【感觉lof上都是大大……自己写的渣文不敢发出来【掩面】】

FF14,ABO,BO,GL向,beta双性注意(可能会有像BG的意味)

忍占,暮晖奥拉x晨曦奥拉

会比较注重于描写种族和两人的关系,关于冒险者的身份存在感会比较低,不知道是亲情向还是乱伦(亲姐妹的意味)……如果戳雷点请右上角_(:з)∠)_

有【非公式光呆】客串注意!

主题是骑士与剑【14年文社的命题,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但要写的是“骑士与剑触及不到的地方”这样的谜之中心……骑士是指专属于妹妹的作为“骑士”守护她的姐姐……

(反正都不是写骑士和剑的故事而是骑士和公主的故事说这么多并没有什么卯月_(:з)∠)_)

时间点大致在2.2时期,奥拉族刚刚从多玛逃难到艾欧泽亚

以上注意_(:з)∠)_

=======================

黄昏湾又一次迎来了日落。

火红的夕阳在黄昏湾的海平线上逐渐消失,余晖映红了海面。仍未消退的光斑在粼粼水波上跃动,反光投影在砂石之上。港口的边角上并排坐着两人,其中一位女性因为稍凉的海风迎面吹来而紧了紧自己的披肩,向身旁的人靠去。而那人也并没有闪躲,只是转了转头将视线投在女性身上,嘴角自然而然地勾起。

自从从多玛逃难过来后,这样悠闲的日子就多了起来。比起在家乡时时时刻刻担忧着帝国袭击带来的征募、奴役和压迫,艾欧泽亚的自由之风吹遍了这片辽阔的大陆。没有帝国兵的直接威胁,没有已经腐败溃烂的统治的遗祸……至少在这个国家是。

虽然在这片大地上,来自多玛的奥拉族存在感甚微,在外形上甚至与龙族相似,奥拉族仍旧受到了欢迎。而作为看上去体型娇小孱弱的女性奥拉族的这对姐妹,也脱离了原本被帝国抓去作为奴隶——甚至是性奴——的命运,跟随着领导他们的夕雾踏上了前往艾欧泽亚的旅程,然后得到了她们的自由。

为了更好地融入这片大陆,尽管与艾欧泽亚的原势力交涉并不是她们的分内之事,作为姐姐的凌夜还是密切关注着。从第二天夕雾与拂晓血盟的敏菲利亚的交谈中能够得知,其实艾欧泽亚也面临着他们的困境。

虽然已经没有了帝国的显著威胁,各个蛮族召唤出的蛮神却仍旧使艾欧泽亚受到了影响。而格里达尼亚,乌尔达哈和利姆萨·罗敏萨也处在从第七灵灾和帝国的阴影中恢复的阶段,并没有更多的资源和空间来收留来自多玛的难民们。

那个穿着军绿色法袍的黑色猫魅似乎被艾欧泽亚赞美为“光之战士”,是对抗帝国的战争的领导者之一。从敏菲利亚的话语中可以得知,这个猫魅正竭尽全力地想办法来帮助多玛不请自来的客人们。此时他正站在敏菲利亚右后方不远处,右手扶着戴在右耳上的通讯贝,聆听着不知道是谁的话语。

一直隐藏着自己的气息在屋顶上观察着他们的凌夜注意到,猫魅看上去并不威严或经验十足,甚至可以说是年轻而平庸的,或许比她还要年轻。但就是这样一个猫魅,改变了这片大陆走上与多玛相同的命运的原定结局,成为人们口中传颂的英雄。

这份勇气与实力令人羡艳,同时也引人沉思。尽管凌夜知道自己有实力为多玛的抗争贡献出一丝丝的绵薄之力,她却没有那么做。并不是因为缺乏勇气与果敢,而是她认为自己需要去守护的对象并不包括多玛——对她而言,妹妹就是自己的一切。多玛对于她而言,仅仅是抛下了她们的所谓已逝世的双亲的故乡而已。而她和她的妹妹对这块土地毫无留恋之情,也就没有必要为它的生死存亡而忧心。

因此,当她们在受到了帝国的压迫与国家腐败的政治的遗祸的危害时,她们果断地跟随着名叫夕雾的晨曦奥拉离开了这片垂死的土地,来到了艾欧泽亚。虽然多玛的难民们在这片土地上定居必定要经由各种各样的麻烦,甚至可能面临被迫驱逐出境的危险,她们也毫不在意。在现在这种人人自危的状况下,作为姐姐的凌夜果断地拿起了她的双剑,一边继续着她忍者的修习,一边保护着自己因为体质过于孱弱而无法修习多玛的忍者的战斗技术的omega妹妹。毕竟萨雷安式的占星术太过深奥,对其不甚理解的明雪很有可能没有足够的自保能力。

对于她的妹妹而言,姐姐就是她的骑士。在任何危险的境地下,骑士都会赌上自己的生命来保护她。尽管姐姐并不是alpha体质,自己作为一个omega也没有动过去寻求alpha的庇护的念头。她相信,自己的姐姐足够强大,强大到那些alpha都要对她望而却步。加上来自血脉中的联系和二十几年来与姐姐相依为命的生活,使她完全地信任姐姐,无条件地深信她说的任何话语。即便她的姐姐让她去死,她也会照做,因为她知道姐姐在达成目标之后一定有办法把她救活。虽然受过一定教育的她也知道,死而复生简直是天方夜谭。

在她们的所谓亲生双亲战死之后,一个在学术之国萨雷安待过一阵子的占星术士晨曦奥拉担起了暂时抚养她们的任务,这使得明雪对于占星术有些许的了解。但不幸的是,这个晨曦奥拉没过几年就替姐妹俩应征上了战场。被单独剩下的姐妹尽管还较为年幼,却也懂得了依靠自己生存下去的方法。因为缺乏庇护和安全感,作为姐姐的凌夜就担起了守护者的职责。

最后,夕雾与敏菲利亚的谈判以让多玛的难民们暂住在黄昏湾结束。艾欧泽亚的三国完全没有收留多玛难民的想法,却也不能驱逐这些失去了故乡的可怜人。虽然这对于贸易繁忙的黄昏湾来说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但好过让多玛的难民露宿街头或者烧杀抢掠。

那些多玛的孩子们因为陌生的环境而兴奋,到处奔跑着互相追逐,直到夕雾站在了黄昏湾的市场中央,他们才在这个晨曦奥拉的面前集合,各自去继续作为忍者的修习——不过对于孩子们来说,修习的形式是捉迷藏。唯一的要求就是运用他们所学习的忍者的潜行技巧,尽量不让当鬼的人捉住。

还蹲在屋顶上的凌夜刚打算离开,就被夕雾叫住了。显然这位领袖一开始就发现了这个暮晖奥拉,只不过并没有言明而已。凌夜因为自己的潜行被前辈所识破而有些失落,但也坦率地接受了自己技艺不及前辈的事实,从屋顶纵身跃下,稍许放低身体落地以减缓冲击。随后她被夕雾吩咐去配合孩子们的训练,说是她偷听了商议全程的代价。“虽然我对你的看法有点兴趣,不过还是请你先陪孩子们完成今天的修习吧。”夕雾的脸被面罩遮住而无法被看见,但凌夜能够从她的语气中听出愉悦。其实前辈对于捉弄自己感到非常有趣吧……她无奈地想着,点了点头以示了解。

她的妹妹坐在市场中间的长条石凳上,安静地看着自己的姐姐一脸不情愿却又不得不去被那些吵吵嚷嚷的孩子们包围,并且向他们说明训练内容的模样。

凌夜的少言寡语和不爱热闹是他们一行人都有目共睹的,性格孤傲的她被迫去配合孩子们的修习时那种有些难堪的表情令人感到有趣……与其说是难堪,倒不如说是害羞。这么想的明雪看着开始了捉迷藏的孩子们一哄而散后站在原地一脸纠结着闭上眼的凌夜,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后极力抑制着自己的笑声,虽然这并没有什么用——奥拉族的听力灵敏得出众。

“……明雪。”凌夜有些尴尬地想要让妹妹停止并不恶意的嘲笑,语气迟疑着提醒她。她的妹妹在那里端坐着,用手臂掩着嘴暗自笑着,似乎笑够了才停下:“抱歉,因为自从离开多玛之后就没有像这样悠闲过了,不自觉就失态了。”

是啊,旅途中颠簸的马车,在远方闪烁着火光的城市,海上被帝国军的魔导舰艇所追击的船只,这一切的记忆都恍如昨日。她的妹妹蜷缩起来,只将晨曦奥拉的白色鳞片露出,在惊恐与omega体质带来的虚弱和渴求中挣扎,在她的姐姐,那个暮晖奥拉的怀中瑟瑟发抖。船舱中混杂的各种体质的荷尔蒙气息令这个omega被迫发情,因为逃出时的仓促而没有带抑制剂的她只能被迫承受这种痛苦。但即便如此她也没有向任何一个alpha屈服,坚守着她自己的阵地。

“不过都已经过去了,就没有再次回忆的必要了吧。”凌夜叹了口气,在内心数出了第三十个数,准备在数出第一百个数的时候去寻找那些躲藏起来的孩子们。她甩动着暮晖奥拉漆黑的长尾,因为一心两用和明雪传达给她的回忆而少许烦躁。尽管她的妹妹并没有察觉她的心情,也就此打住不再多言。现在她们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在这片完全陌生的土地上将自己容纳进去,而不是停留在昨日的恐惧中瑟瑟发抖。

“97,98,99……好了,我去找那群小麻烦了。”凌夜半眯着刚睁开的眼,适应了一下黄昏湾强烈的阳光和热浪,随后环视着四周,来往的行人与商人的喧闹声使这小小的集市显得十分热闹。

“……真是个充满活力的国度啊。”暮晖奥拉轻声赞叹了一声,用右手比划了几下,随后她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这片阳光中。

=====tbc=====
其实是存稿_(:з)∠)_说好要大改结果自己都不知道能改哪里【。

尝试把文风改得更简洁一点吧……

热度(8)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