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FF14】骑士与剑【二】

_(:з)∠)_因为手机被教导主任没收了所以来得晚了一点……
以后不出问题的话是周更_(:з)∠)_有存稿……
前面部分见→【(1)http://lumi-miqote.lofter.com/post/1de24345_c74de5f】

=========================
明雪注视着姐姐方才伫立的地方,脑内似乎不断有记忆的画面掠过,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出现。她就那样坐在黄昏湾的集市上盘起长尾,一边哼着东方的小曲一边出神。晨曦奥拉不算成熟的声线飘散开来,在集市人群的嘈杂声中消散。

“从未听过的美丽曲调……和异国的悠扬。来自多玛的礼赞,是如此动人心弦啊。”嘈杂的人群中,突兀地响起了精神饱满的男性声音。明雪抬起头,发觉身前不知何时站立着一个中原之民。

男性温和地笑着,抱着竖琴随意拨弄。身周人群的喧闹声仿佛正逐渐远去,留下的只有不同于这片沙漠的,碧波一般清澈涌动着的乐音。

这样的琴音令人联想到海洋,一望无际却又清澈见底,斑斓的珊瑚礁卧在细沙上,有鱼群在其中穿梭,仿佛投身进去就会被柔软所包围,沉溺在这样美丽的湛蓝中……

……就像故乡多玛一样,令人怀念的海岸。

明雪的额发因为低头而遮住双眼,为了压抑触动,她咬着嘴唇,侧过头去沉默了一会,旋即抬起头,才发现人族已经坐在了她的身边。“您的美丽不适合沾染愁绪呢,这位……异族的少女。”对方停止了弹奏的手,长发随着热风散开,“可以冒昧地问一下姓名吗?”

……

对方看起来并不像是抱有恶意的人。在几个心跳之间,明雪就做出了她的判断。她拉了拉裙摆,注视了一会逐渐隆起的褶皱。“……明雪。”她的声音十分轻,以至于她自己都几乎没有听见,“晨曦……之民……”

“宁静的名字。”对方的笑声从喉间溢出,有些沉闷,“想必是降生在冬季的华雪中,来自天界的赠礼吧?”男子轻柔地放下竖琴,重新站起身,“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卡内,出身黄金之都乌尔达哈的吟游诗人,请多关照~”对方的笑容映照着阳光,长发和衣物被热风卷起,仿佛叙述着来自萨纳兰的欢迎与热情。明雪揉了揉太阳穴,眯着双眼抬起头,微笑着做出了回答。

这天过得并不算坏。在和卡内的交谈中,明雪开始了解这座建造在沙漠之上的城市。它看起来富裕而华美,在夜晚闪烁着通透的灯火,永远是那样的生机勃勃。就连凌夜也觉得今天的明雪看起来格外高兴,问她缘由却又笑着摇摇头,故作玄虚地闭口不谈,或者将话题转移到对乌尔达哈的向往。

凌夜有时也会无奈地想着,或许她的妹妹真的到了恋爱的年纪。毕竟她们的父亲作为传统的暮晖奥拉,自从迎娶了作为晨曦奥拉的母亲之后,就一直带着家庭过着暮晖奥拉一族传统的游牧生活,极其年幼的两姐妹在被迫定居之前,都没有接触过其他奥拉族人。就算在父母离开之后,她们为了躲避帝国的侵袭而住得十分偏僻,她们的养母也没有让其他人接触过她们。封闭之下成长起来的明雪,会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和好感也是毫不奇怪的。

凌夜苦笑了一声,环视着身周简陋的木棚,又注视了一会桌上油灯那温暖的光辉,用食指轻轻地抵住了明雪的下唇:“时间不早了……我很高兴明雪能适应这边的环境,不过闲聊还是留到明天吧?”她挪开手指,看着有些破碎的窗外的满天星斗,“虽然明天我暂时没有任务,但也要准备着随时可能派发下来的指令……所以抱歉。”她理了理因为刚洗完而有些潮湿的黑发,在旁边用沙石和兽皮简单做成的床铺上躺下,“如果没有其他的事的话,早点休息会比较好……毕竟体质特殊,因为休息不好而出事的话,在这种地方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弄到抑制剂……”尽管迟疑了一会,凌夜还是说出了她的担忧。

毕竟奥拉族女性的新陈代谢速度比男性快许多,因此不仅体型小寿命短,发情的间隔期间也短。一个月就有四到五天的期间,频繁而令人难以应付。

“……在我不能时时刻刻照顾到你的时候,被人趁虚而入该怎么办?”最后这句话,凌夜几乎是用自己都听不见的音量说出的。她担忧地看着依旧愉快的妹妹,在油灯难以照到的角落中眯着双眼。尽管这座都市确实比多玛要繁华,她却不认为可以对这里随意地产生好感和依赖。

毕竟,越是美丽的生物,它的毒性往往也越是猛烈。

“我能猜到你在担心什么。”出乎意料地,她的妹妹熄灭了油灯,坐在了她身边,“姐姐从来都不会掩饰自己的感情呢。如果我的体质真的会让你感到麻烦的话,就让我自己来处理吧,毕竟我早就应该学着照顾自己了啊。”随着布料的摩擦声,她的妹妹侧躺在了她的身边,环住了她的腰,“虽然还是有点离不开……但不跨出第一步的话,怎么样都学不会不是吗?”

明雪抬起头,看着她姐姐在黑暗中发出微光的虹膜,依恋地埋在了她的肩头:“我会努力的……为了不让姐姐太费心。只要是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

又是这样的发言。凌夜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妹妹就这样将自己当作了行事的准则,但她的想法也一样——不希望她的妹妹为她而费心。或许她应该做些什么来证明明雪不需要这样做,又或许她应该放手让她的妹妹就此独立。但如果从长远来看,后者显然是更加稳妥的选择。

所以她能做的,就只有侧身轻轻环抱住了她妹妹瘦弱的双肩。在萨纳兰巨大的昼夜温差中,用她的体温让自己的妹妹不至于冻着。至于将来的打算?或许在夕雾和当地谈妥并安置好逃难而来的多玛族人之后,她就会带着妹妹在这片大陆上游历——以冒险者的身份。不受拘束,仅凭自己的能力来生存,也不会对任何势力产生负担。明雪大概也会赞同这样的选择……吧?

在意识被梦境吞没之时,凌夜暗自勾起了嘴角。

======tbc======
交代了一些私设……_(:з)∠)_说着要大改结果只能改细节唉【。】

热度(5)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