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FF14,忍占,百合】骑士与剑【三】

_(:з)∠)_反正也没人看啦……
很努力地改了然而效果并不好……
后面尝试强化一下占星和ABO的存在感吧……
==========================
……

清晨的黄昏湾寂静,就连集市都只有三两家摊子。终于能一觉睡到自然醒,凌夜伸着懒腰,打着哈欠坐在窗边。她暂时没有被分配到任务,因此也有了点空余。只不过她的妹妹原本说着要一早就醒来陪她,结果却因为太过疲倦而到现在都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拨弄着妹妹的占星盘,她的胡思乱想甚至已经延伸到关于妹妹的未来。金属在简陋的桌上安静地漂浮着,反射着光泽。

然而饥饿感打断了她的思绪。听着胃囊挤压空气的咕咕声,凌夜考虑着做点什么当做早餐。想到附近的足迹谷有不少鱼类,她带上了短剑和麻绳,看了一眼熟睡的妹妹,轻轻地关上了门。

不论在哪个国度,清晨的活动都会让人感到舒心,就算是尘土飞扬的萨纳兰也不例外。足迹谷的水域和细流是这片干涸大地上宝贵的资源,尽管它的含盐量较高,还是有鱼类和动物被它吸引而来。薄壳蟹,秃鹫,鬼鮟鱇,看起来不那么具有攻击性的魔物或许都可以当作食材——毕竟逃难至此,没有沦落至饿死的地步就已经是万幸,不可能还对食物有所挑剔。

“嗯?那个是……”凌夜简单地把猎到的魔物用麻绳拴在一起,抬头看着不远处在岩壁淌下的细流下冲淋的巨大魔物。

那东西看起来就像是没有翅膀的鸟类,羽毛顺着背脊一直生长到尾端。如果忽略它具有警示作用的鲜艳色彩,坚实的肌肉和巨大的身躯都说明了它将会是一顿美餐。这种生物似乎被这里的居民称作“席兹”,是一种使用麻痹毒素的魔物。不过相比海毒豚而言,这种生物的毒素似乎聚集在毒囊里,处理起来也比较方便。如果能为自己的族人猎回这个大家伙的话……

凌夜握紧了手里的短剑,在胸前比了几个咒印,消失在旋风中。血液疾驰,体温上升。迅速接近魔物的同时,神经也紧绷到几乎断开。再一次在刀刃上抹上蛇毒,借助附近的石灰岩起跳,她稳稳地落在魔物的背上。利刃迅速地刺入它的后颈的同时,尖锐刺耳的叫声几乎震裂她的角。

巨大的魔物甩动身躯,意图把她从背后甩下,而暮晖奥拉攥着短剑和羽毛,双腿夹住魔物粗糙的外皮,就像驯服马匹一样乘着它。

尽管没有一丝失误,凭她一己之力控制魔物也终究是不现实的。暴怒的席兹昂首,因刺痛而向石壁撞去。

电光石火之间,骨骼碎裂声和脊柱的剧痛混杂。奥拉哀嚎出声,手心汗液使短剑滑动。

第二次撞击,恍惚手臂脱臼,骨骼错位。脚踝使不上力,让她放松了控制。

紧接而来的第三次撞击,最终还是碾碎了她的意志。她从魔物的背上滑落,下半身甚至失去了一瞬间的知觉。

骨骼仿佛被压断,剧痛和窒息的痛苦从胸口和脊椎蔓延开来。尽管如此,奥拉依旧倔强地把持双剑,用微弱的反光虚张声势。扬起的水花和石壁上落下的沙尘呛入她的肺,使得痛苦不减反增。“咳、呜喀——”破碎的痛呼从她的喉咙里发出,胃囊的抽搐让她吐出了胃液和鲜血的混合物。然而魔物并不会希望威胁存活,它张开长颈两侧的骨刺,依旧用尖啸威胁着侧卧在水中的奥拉,阴影将她完全遮蔽。

随之而来的吐息带着令人麻痹的毒素,她感觉到肌肉的抽搐和如同电击一般的痛苦。从地上爬起来并再次向魔物发动进攻的可能性为零,而此刻魔物的利爪正在自己的头顶……看来,要成为餐点的是她才对。

然而还不及反悔时,尖细的嗓音就从远处传来——

“嗨呀!阿列刻特利昂!看这边,不要移开视线!”少女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伴随着一个巨大的火球击中了魔物。被称作“阿列刻特利昂”的巨大席兹暴怒咆哮着,转身就向少女的方向跑去。凌夜模糊的视野艰难地聚焦,才看见少女的身边环绕着三个火球,咏唱着法术。还来不及考虑少女是谁,她就看见巨大的魔物摇摇晃晃地向后退了两步,随后身体歪斜,倒在了地上。

“起来,快起来!催眠对它起效不了多长时间,快跑!”少女一手拿着灼热的法杖,一手拉起了凌夜。在后者还没看懂状况时,猫魅少女就拉着她一路向南方跑去。咬着牙忍耐着全身上下的剧痛,想着就算死也要好好地把忍者精神继承到底的奥拉磕磕绊绊地跟着猫魅,全然不顾自己的鲜血撒了一路。

热度(9)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