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所谓暗黑骑士

_(:з)∠)_一篇以前为了纪念自己暗骑50的文,搬过来好了【。
用的自家儿砸的设定……大概算非公式光【
虽然有和幻影的互动不过并不是CP【
======
负面情感……

当自称是自己的负面情感的幻影真正站在了自己的面前时,安洁·尔·亚修感到的不是震惊,不是悲伤,而是陷入了沉思。

并不是因为面前自己幻影的行为与自己英雄的行径背道而驰,重伤了自己所守护的人。自己的幻影看起来如此痛苦,濒临消失的绝望和想要拯救自己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渴望交织融会,让他也感到了其中的纷繁情感与欲望。

“拯救,守护,讨伐,杀戮。生命平等地消逝,而等待英雄的只有成功与失败,称赞与诋毁。”他的思绪与幻影的言语所重叠,如同黑洞的深渊一般将他的思维拉入,“今天也要重复……这样的我(你),要由谁来守护呢?”

守护?守护啊……

他低声嗤笑起来,笑声从声带的震动扩大为喉间的闷笑,随后抬起头,向着纷扬的白雪狂笑着。库尔扎斯的寒风吹乱了他逐渐留长的短发,被深深插入地上的双手剑上不久就覆盖了一层薄雪。

“为了守护将我奉为英雄的人,连最重要的生命都无法守护的我……何以自称暗黑骑士。”他停止了笑声,将眼镜摘了下来丢在地上,视野顿时变得一片模糊,“既然不是暗黑骑士,那你也就是个笑话。由负面情感所形成的幻影……就由我用双手来将这份虚伪击破,留存背后的真实。”

拔出了比他自身还要高大的双手剑,他如同野兽一般怒吼着,向摆出架势的幻影发起进攻。模糊不清的视野和纷繁的雪让他无法看清周围,只有视野中的黑色和强大的暗黑以太让他定位了他的幻影。从身周释放开来的以太和自己原本的以太已经有所不同,就像被墨水浸染的海水一般。

反正已经无法再挽回了,也无法再回到和以前一样的自己。就和那本已经许久没有被触碰过的魔导书一样,过去的自己已经被浮尘所遮蔽。而这一切,仅仅缘起于半年前。

在圣徒门前,奄奄一息的神殿骑士和破碎的弩炮,伊修加德的骑士们绝望地看着巨大的维刹普巨龙一步一步向着圣徒门前走去。随行的龙族已经伤亡得所剩无几,只剩几只飞蜥和双足飞龙还在与仍旧站着的骑士抗衡。

“已经快要顶不住了!”黑发的猫魅女骑士嘶吼着,用她的鸢盾推开了从侧面撞上来的飞蜥,“我不重要,但这样下去伊修加德就——”

她的后半句话被三只双足飞龙的围攻所隔开,瑟尔佛见状立刻对自己套上了以太的护盾,回头对亚修点了点头,冲进了包围亚罗玛蒂克的龙族之中。

亚修在面前绘制着秘纹构成的法阵,并且指挥远处的队友对着这只巨龙做出尽力的限制和干扰。他的伴侣在他的身后抵挡住一只双足飞龙的利爪袭击,并用剑划破了飞龙的翼膜,听着龙的悲鸣,并且注视着它从高桥上落下。

“已经做不到了吗……”亚修因为以太消耗过度而痛苦地眯起双眼,有些脱力地凭依着他的伴侣,“如果就这样死掉的话,那还真是一点都不甘心啊……”

银松叹了口气,让亚修靠在盔甲稍许平坦的背中,分摊着他的重量:“情势不容乐观……如果我当时没有穿上这身盔甲,就能更好地辅助你们了。我很抱歉。”他握紧了他的剑盾,转头看着整个战场的局势,“如果有任何办法可以将这条巨龙钉在桥上,那我就可以把对龙弩炮的弩箭刺进他的心脏。”

太努力了。明明已经做得很好了,却还是强求着自己去做不可能做到的事。而这样的行为仅仅是为了履行当时所宣誓的忠诚……无论怎么看,都太不值得了。

但战场的战局不允许他们有任何的停留。正是这不足十秒的停歇,让龙的火圈将他们与队友隔离了开来。正当亚修试图突破火圈时,锋利的钩爪出现在了他身后的桥的边沿。

受伤的双足飞龙暴怒着,从桥的边沿爬了上来。尽管翼膜已经受损,它还是用双翼提供的力量高高跳起。龙族也是高等的智慧生物,因此它明白哪个目标才是更加重要的打击对象。

在坚韧的长尾和利爪背水一击的突袭下,亚修在转头的一瞬间以为自己一定会被撕成碎片。但事实并非如此。

他被扑倒在地,盔甲在火焰下炽热的触感几乎灼伤他的皮肤。金属被击中的沉闷声音和身上之人撕心裂肺的痛呼仿佛要撕裂他的鼓膜。

双足飞龙被迦楼罗的下行突风吹出十数米远,这次它是真的不可能爬上来了。但为之付出的代价……

亚修的手抚摸到伴侣的后背,被长尾所击中的部位已经深深地凹陷了下去。而这条伤痕的位置,很不幸,与脊椎的曲线完全重合。

“……那里,拘束器。”银松微弱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目光所指之处是破开了一条道路的火圈外,位于圣徒门前被隐藏的器械,“还有机会……”

就算有任何想说的话,现在也并不是时候。亚修忘记了自己到底跑得有多快,也忘记了周围到底发生着什么。他几乎是立刻从银松身下抽身出来,连魔导书都没有拿,就这样穿过了火圈冲向了拘束器机关。不知道到底过了几个心跳,也不知道到底做了什么,身体如同自己动起来一般进行着一切。冲过战场,跨过尸体,踏过冷却的血。就如同他一路走来一样,背负着英雄的职责,被驱使着走向所谓的正义。

正义?为了那群背信弃义的人类?为了那群贪得无厌,不可一世的人类!?

在那瞬间,他仿佛听见了另一个自己的声音。脑中嗡嗡作响,耳鸣声盖过了巨龙被各处射出的拘束器捆缚后的咆哮声和兵器与魔法碰撞的声音。

是谁的脚步声?又是谁的惨叫声?

已经无从得知了。

亚修跪在了冰冷的器械旁,看着维刹普巨龙死亡后倒下的身躯,以及三三两两撤退的龙族。身体已经从颤抖变成了痉挛,耳朵几乎紧贴散开的发。

最终,硝烟散去,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他在瑟尔佛的搀扶下支撑起身体,回到他的伴侣身边坐下。

“果然,你还是适合这个。”他将银松的竖琴和月神之弓塞进了这个尸身已经冰冷的骑士手里,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我很抱歉不能和你作出深情的离别……因为我要做的,太多了。”

最后,他的伴侣是被他带回格里达尼亚的。他值得被敬为烈士,并在伊修加德和那里的人民的崇敬下永眠。但亚修拒绝了这样的选择,并且让他沉睡在了离翡翠湖畔不远的密林中。“虽然没有过问过他的意见,就做出这样的行为很无理……但他并不喜欢那些虚伪的名利。”当时他是这样说的。

……

亚修静默地看着他的幻影倒在了地上,隐约闪烁的轮廓说明了幻影的以太已经濒临枯竭。

很可怜啊,无法放下这样的感情的我……尽管自称英雄,但不能成为真正的守护者。就连暗黑骑士都已经无法算上的自己,根本就已经不配接受任何人的赞扬。

于是他戴上了碎裂的眼镜,向自己的幻影走去——

——然后抱住了他(自己)。

可悲吗?可悲啊。就是因为已经无法守护最重要的人,才将自己的力量更多地播散给真正需要的人。即便这样会伤害他(自己)也好,会让他疲惫也好……不这样做的话,就连存在的意义也会失去。逼迫(自愿)让自己成为大家的英雄……

看着顺着盔甲的纹路回到自己体内的幻影,亚修松了口气。他扶着剑站起身,环顾着冰天雪地的伊修加德。暴风雪已经停了下来,黄昏的阳光也从厚重的云层间投射而下,映照出绚烂的光影和雪松的树影。

“……以后也请多指教了啊,我。”

热度(2)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