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一个白暗的哨兵向导脑洞……

以前没有接触过哨兵向导设定_(:з)∠)_有哪里不合理请指出……!

===========

“啊啊,你这只猛兽还真是……难以把控啊。”

身着白得反光的长袍的白魔法师拽紧了手中的铁链,耳边充斥着如野兽一般的咆哮声,以及锁链摩擦的清脆铁器声。身着黑色铠甲的奥拉毫无理智地拉拽着自己脖颈上的铁质项圈,就连较为苍白的皮肤被勒出了血红的刻印都毫不自知,只想要挣脱白魔法师的控制。

“不过我喜欢……”

白魔法师咬住白色的手套腕部末端扯下,甩头将其弃置一旁。拿起长杖的同时,被他拴住的暗黑骑士似乎意识到了控制自己的元凶,转头就扑向这名白魔法师——他的向导。

“啊啦……看来下次需要给你更重的惩罚了呢。”

失去理智的暗黑骑士显然不懂得隐藏自己的弱点。在石肤与护盾的保护下,暗黑骑士不但完全没有伤害到伫立着的白魔法师,反而被铁质鞋跟狠狠地刺入裸露的胸口肌肉,血液顿时从伤口溢出,他也因为剧痛而重重地倒了回去。

“这种程度的伤口完全不算什么吧?”精灵嗤笑着,用法杖为他的哨兵加持了再生的魔法,“普通的引导,对于你这种野兽丝毫不起作用呢……”

事情的起因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在暗黑骑士为自己加持了血债状态的同时,白魔法师就咏唱了多次神圣魔法。当然,当暗黑骑士伤重到几乎成为了行尸走肉的状态时,这个白魔法师也丝毫没有为他用天赐魔法治疗的意思,依旧咏唱着暴风。

当白魔法师发觉这个暗黑骑士其实是一个哨兵之后,对于哨兵强健体魄和超人能力有信心的这个向导,玩心便愈发加重了。

至于是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的搭档关系……也已经无从得知了。

……

“我要……杀了你……”

暗黑骑士的四肢被以太构成的锁链牢牢地固定着,手指悉数抠入泥土,耳鸣令他的头脑更为混乱,因为咆哮而嘶哑的嗓音低语着令人生畏的词句。而他则忍受着精神崩溃带来的狂暴,以及……身体被开拓的剧痛。

白魔法师从来都是这样,对陷入狂暴状态的他丝毫不留情面。与其说是引导和镇静,称之为“施虐”或许更为恰当。

毫无扩张的进入,不顾感受的穿刺,受伤的身体不断地渗出殷红。以太凶猛地侵入身体并且压制自己的痛苦相互夹杂着,扩张着,仿佛要将这具身体撑裂、撕碎。

“哦?我等着那一天。”

而白魔法师留给他的,永远只有一如既往的嘲讽的笑容,丝毫不带温柔。

“既然选择成为了我的搭档……早该对此有所觉悟了。”

热度(7)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