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FF14 忍占 百合】骑士与剑【四】

_(:з)∠)_最近高三第二学期忙得不行……

然后就,更文很慢……主要是在写一篇侍忍侍,很难_(:з)∠)_所以就写得很慢……

对以前发过的版本做了一点修改_(:з)∠)_后面的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修改所以和微博的版本会有点不一样……

目前没有占星小姐姐的戏份_(:з)∠)_单纯地走剧情……
=============
终于停下脚步的时候,凌夜已经看不到足迹谷的水域了。带有咸腥味的海风划过她的皮肤,而岸边的海水却平和静谧得像是一潭死水……猫魅少女在岸边停下脚步,为自己推开那扇摇摇欲坠的门,木门嘎吱作响的声音有些刺耳。奥拉因为伤势而靠在木墙上,咳嗽着看向了停下来坐在椅子上喘着气的猫魅少女:“咳、咳咳,多谢、出手相救……再生之恩无以为报。”

“诶,诶?没必要啦,那个……”猫魅少女听见了奥拉的说辞,刚刚因为疲惫而瘫软在椅子里的她立刻坐直了身体无措地放下魔杖,“因为不久之前突然出现的阿列刻特利昂经常会来足迹谷觅食,也经常会有商队和路人经过足迹谷去黄昏湾,所以动不动就会出事……保护路经这边的人是我的职责啦!”

短暂的沉默。奥拉挪开视线,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接话。猫魅则叹了口气,看向不远处的利姆萨·罗敏萨,以及贯穿高塔的偏属性水晶。

“不过其实也很困扰啦……毕竟第七灵灾之后月牙湾这边就几乎钓不到大鱼了,而且阿列刻特利昂在这边挡着路的话也没有多少人愿意来开发这个小渔村……或许和黄昏湾隔得这么近的这个地方很快就会被遗忘吧。”猫魅族少女起身去取药草,不自觉地垂下了尾巴,低头看着地板,“弟弟身体也不太好,一直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可是除了这边,我们还能去哪呢?”

弟弟?看来作为年长的那个存在,不论种族和地域,担忧都是一样的啊。接过少女递来的药草和绷带,凌夜粗略地包扎了一下刚才的擦伤,嚼着药草吞下。由于不能确定刚才的撞击有没有导致肋骨骨折,她没有大幅度地活动。简单处理完了伤口,她抬起头,看见了猫魅少女担忧的眼神。

“那、那个,伤……伤伤伤势严重吗?如果不方便的话,要、要不要我送你回乌尔达哈?”少女似乎是被奥拉的凝视吓到,有些结巴,“毕、毕竟……对于乌尔达哈的冒险者来说,时间就是金钱对吧?为了别的委托,没有人愿意出手处理掉这只变异了的魔物,就算杀死它奖励不菲……”

奖励不菲,那为什么没有被那些热衷于追逐名利的冒险者所讨伐?还真是奇怪啊……这座城市。

“那、那个……?”少女发觉奥拉没有给出回答,尴尬地看向更里面的房间,似乎在意着什么。然而正当凌夜想要开口回答时,阿列刻特利昂的尖叫又从外面传来。

“血……!”奥拉抹了一把嘴角,悔恨地跺脚。

她竟然忘记了清理自己的血迹,以至于魔物循着血迹找到了这里。她会牵连这个猫魅少女吗?如果答案是“会”的话,牺牲自己能否保证少女逃走?

来不及多想,她扶着墙站起,拿起还剩一把的短剑,一瘸一拐地走出了房屋。她听见少女的呼唤,不过并没有去回应。因为她看见那只席兹正在破坏着不远处的渔网和木架,粗壮的尾巴随意挥动就能让腐坏的木棍折断。

她看到自己另一把短剑依旧插在席兹的后颈中,剑身有些歪斜,或许是碰到了颈椎。自己刚猎得的魔物已经被它一扫而空,因为它的嘴边挂着半条麻绳,并且看起来还能用。凌夜环视了一下周围,又估计了一下自己的伤势,觉得这个方法可行。

阿列刻特利昂由于饱腹而行动迟缓,看到刚才重伤的猎物后停顿了两秒才转过身来,对着她叫喊着。鱼腥味和恶臭味伴随着风吹来,让凌夜又有些反胃。她背对着一个看上去还算结实的木柱路灯,用短剑的反光吸引着阿列刻特利昂的注意力。

魔物显然不会思考那么多。伴随着愤怒的步伐,它冲了过来。一路上撞坏了不少鱼架和柴堆,鱼和原木散得满地都是。凌夜扶着木柱,右手紧握住自己的短剑,数着狂躁的心跳和魔物的步伐。

三。

二。

一。

几乎在阿列刻特利昂的喙就要碰到她的时候,她俯身埋了下去。多谢忍者的招式敏捷,她还能在这种状况下勉强与它周旋。左手拉住了那半截麻绳,拖拽着拉出些许,趁魔物还没能做出反应时,她用身体的力量带动双腿,将麻绳绕在木柱上,并且顺着双腿的势能翻起,把末端系在魔物后颈处的剑柄上,并且又将那柄短剑向内刺入。

魔物很快就将她甩向一边,想要挣断这根将自己拴住的麻绳。不过非常不巧,麻绳的另一端原本是竖着系在秃鹫的脚踝上的。而这个愚蠢的席兹将秃鹫整个吞了下去,因此麻绳的一端卡在它的胃里,而另一端正系在它后颈的短剑上。凌夜已经没有力气从地上爬起了,她痛苦地呼吸着,嘴角却因为征服猎物而不自觉地勾起。

“小心!那家伙可没这么省油!!”奥拉还没有对少女的声音做出回应,阿列刻特利昂就抬起了头——虽然抬头的动作看起来有些僵硬。凌夜揉了揉眼睛,才看见那半截麻绳从它的嘴里滑了出来。魔物的尖叫听起来有些变调,合着少女不知所措的声音,让凌夜感到了震惊,脑内一片空白。

——她不知道这种魔物的胃液酸性有多么强,以至于秃鹫的骨骼这么快就被腐蚀了。

魔物再次向她逼近,手执兽骨长杖的少女顿时手足无措。凌夜已经没有力气去接下魔物任何一次攻击,只要被喙咬住,奥拉族的细腰恐怕就会被咬成两段。护月猫魅的瞳孔紧缩,紧握法杖的手颤抖到几乎痉挛。

凌夜在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是猫魅少女怒吼着冲向巨大魔物的身姿,随后就昏迷了过去。似乎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混合着骨骼摩擦的嘎啦声,伴随着金属落地和液体流淌的声音传入她的角。

当然,随之而来的轰然倒地声,她也没有听见。

……

热度(4)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