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FF14 忍占 百合】骑士与剑【五】

_(:з)∠)_这两天月考,休息时间比较多,应该会再更一章新的……

比微博的版本加入了一段新的剧情,为了给后面的部分做铺垫【x】

英语阅读做得比较多,语法破碎请不要在意……

=============

“只有漫步过死亡的边界线,生命才能定量。只有坠落至地底的天秤上,灵魂才能衡量。死亡的诗篇并非终结,以太终将环绕。”

沉稳的男声吟诵着艰涩难懂的古语,让暮晖奥拉难以理解。她只能睁大双眼注视着面前的黑暗,不安地甩动长尾。

她听见金属锁链的抽动声和机关摩擦的“噶卡”声,脚下的地面仿佛向右倾斜,有不可见的细沙掠过足背,窸窣作响。球在面板上滚动的声音和男性一遍又一遍的低吟混杂糅合,除了对于未知的恐怖以外,还能感到敬畏与自己的渺小。

仿佛自己就像被挖出的心脏一样,正在被天秤另一端的羽毛称量着罪恶。

而天秤最终归于平衡。

“……!”

凌夜睁开双眼,呼吸急促,全身的骨骼都在用酸痛回馈着过度的使用。瞳孔聚焦,她确认自己是躺在一个砂石砖堆砌的房间内。角落里的管弦乐琴播放着节奏缓慢的竖琴曲,窗外黑色旗帜被微风带起,稍微侧过的角度让凌夜看清了上面的国徽。

“嗯……被带到乌尔达哈来了啊。”她自言自语,尝试从床上坐起,却因为缺乏力量和骨骼酸痛而放弃,重重摔回柔软的床铺。稍微侧头,她看见自己的两把短剑和洗干净的衣物都放在床头柜上,除此之外还有个小小的珠子,以及压在下面的一张纸片。

“通讯贝……?”她拿起纸条阅读着,工整的字迹详细地解释了她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经过以及一些提醒,“‘……莱雅救了你,你的赏金换成了补给和药品,已经运到了黄昏湾。你的族人们正在打点行装,准备前往摩杜纳的丧灵钟。身体允许的话,请尽快赶回,以免与族人失散。注:记得掩盖种族特征。’……”

看着纸条结尾处画着的猫头,凌夜头疼地叹息。等身体适应了酸痛之后,她靠在床头拿起自己的衣服。两个小小的试管滑出,落在被子上。

这两管药剂没有在纸条上提到,不过上面贴有标签。紫色的药剂是“恢(re-)”,而蓝色的药剂只是简单地写了“抑(in-)”。虽然不知道具体的作用,不过她还是喝了两口看起来像止痛药的紫色药剂。

药效很快。喝下去不久,缓解的疼痛就说明她的身体恢复到了可以行动的状态。她再次清点了物品,确认没有缺少的部分。换上衣服,戴上通讯贝,顺便把不知哪来的睡袍整理好放在床头。她活动了一下肩膀,想起要掩盖种族特征的嘱咐,把衣帽架上的兜帽长袍套上了。

走出沙钟旅亭,她就看到了熙熙攘攘的流沙屋。她敢向暮晖之母起誓,她从未见过这么多人聚集在这么小的空间里。

不论是门口附近的招募板还是流沙屋中央的餐桌边,各种种族、各种年龄以及各种性别的冒险者都在做着各自的事。有对着招募板指指点点的精灵,也有拿着酒杯喧闹着的拉拉菲尔,沉默着靠在墙角的猫魅族,带领着小队的鲁加族以及擦拭着剑刃和同伴聊天的人族。

环视了一周,人群中并没有奥拉族的身影。或许在这片大陆上,并没有奥拉族的涉足吧。在这种情况下,随意地暴露自己的种族确实不是明智的选择。她拉低了兜帽,暗自谢过了写纸条的人,准备尽快离开这里回到她的族人身边。

“那边身材娇小的猫魅族——?”然而她刚向流沙屋门口迈出几步,就听见了身后某个人类男性的吆喝,“就是你,那个穿着严实长袍的小猫咪——”

猫魅族?或许是将自己包裹在长袍下的尾巴当作猫魅族的长尾了吧。然而对方也不知道是抱着什么心态来搭讪自己的,不回答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尽管如此,她还是没有如愿地立刻离开这里,而是被高大的人类男性直接挡住了去路。虽然没有男性奥拉那样雄壮伟岸的体型,人类男性的身高相较于女性奥拉还是占据了绝对优势,以至于她不得不开口警示这位人类:“闲话免了,我没时间,搭讪请去找其他冒险者,不胜感激。”

原本猫魅族的女性在流沙屋被搭讪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然而她不属于艾欧泽亚的口音引起了身周小范围人群的关注。于是人们注意到了她过于矮小的身材和突出的角的形状,以至于原本喧闹的人群突然安静。

大事不妙。

她立刻绊倒了面前的人类,就地扔下烟雾弹。感谢东方的忍术,她能够隐遁自己的身形,立刻离开人们的视野。她听见身后人类的咒骂声和咳嗽声,以及骚乱的脚步声。她突然后悔丢下那颗烟雾弹,以至于引发了不必要的骚乱——乌尔达哈方面会因为这个骚乱而开始调查并回绝奥拉族的进入吗?不,夕雾大人应该已经和他们的君主进行了谈判才对,而且他们也立即要进行迁移……

当务之急是立刻赶回黄昏湾,确保自己的妹妹平安无事,并且带着她和族人一同进行迁移。虽然因为几天的昏迷,她并不知道族人们迁移的具体计划,但她相信那会是个合理而令人满意的结果。

热浪席卷着乌尔达哈,沙尘打磨着这座黄金之城。在这种天气出门的人很少,毕竟无论是冒险者还是商人都不会愿意被晒成咸肉。长袍阻挡了阳光,风从下摆吹过。凌夜奔跑的同时环视周围,砂石砖反射的光让她睁不开眼。恍惚间她似乎看见穿着奥拉长裙的少女跑过……

她诧异地停下脚步,闭上眼再睁开,视线内又变回了空无一人的大街。或许是城内的温度太高,自己出现了幻觉?凌夜甩了甩头,试图让自己更加清醒,再一次迈出脚步,用更快的速度。

热度(7)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