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FF14 忍占 百合】骑士与剑【六】

是这样……因为前后更新的时间跨度太大了,所以注意事项再写一遍_(:з)∠)_

非公式光呆,ABO,扶她攻【β】,乱伦,私设种族【狼人】

以上_(:з)∠)_如果有不能接受的话,十分抱歉……

======================

忍者的直觉一向很准确,但也并不是一直奏效。例外一直都存在,就比如这次。

明雪从沙柱的阴影后探出头,确定自己的姐姐已经离开后才松了口气。她当然明白在这种时候自己不应该偷偷离开族人们到这里来,但卡内口中的乌尔达哈实在是太过迷人……哪一个少女不喜欢华美的首饰、丰盛的美食和群居如云的美男子呢?因此,为了不让姐姐将自己强行带回黄昏湾,她第一次做出了违抗姐姐的意愿的行为。

确实,乌尔达哈和卡内口中一样繁荣,尽管炎热的天气让大街上人流稀少,但她听说无论何时,作为市场的蓝玉大街总是人潮涌动。热情的乌尔达哈人一定会接待她这个少女,也一定会向自己展现这个城市的魅力——卡内是这样说的。

“蓝玉大街,蓝玉大街……啊,有了!”她愉悦地把玩着占星盘,一边毫无戒心地在街上漫步,一边环视着四周。虽然因为天气炎热,大多数店主都已经关店回去了,但还是有不少顾客在这条长街上来往。

素材商人的店铺前聚集了不少的冒险者,市场交易板前也同样熙熙攘攘。然而他们显然不是为了迎接她而滞留在这人流聚集的市场的——这太荒谬了——因此她在人群间穿梭时,甚至没有人愿意多看她一眼。虽然感到有些奇怪,但她还是兴奋地把玩着手中的占星牌,从卡牌中抽出一张建筑神之塔,塞回牌组后又抽出了一张河流神之瓶。

人流聚集的地方会出现信息素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尤其是alpha的信息素。尽管她还注视着那张绘有沙利亚克的占星牌,她的注意力已被空气中一缕若有若无的香味所吸引。那是如同雨后的森林一般清新的气味,在这片炎热的沙漠之城和忙碌的商人之间中显得幽静舒心,格格不入。

如果她的直觉没错的话,这应该是alpha的信息素的气味……因为她的本能这样告诉她,牵引着她的脚步,追寻着气味的来源而去。

“哪来的小兔崽子?!”不知不觉中撞上的胸膛的主人这样大声咒骂了一句,刚想继续教训两句这个心不在焉的少女,就被她首侧的一对蝴蝶角吸引了注意力,用凶悍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她。

然而还不等他说些什么,明雪就感到自己被一个力道拉向人群外,随后就被某种轻薄的布料遮住:“抱歉,我的omega又自己自说自话跑出来了。请不要在意,如有冒犯还请谅解。”男性温和的嗓音自头顶响起,她的脸颊被对方的长发蹭得有些痒,但由于被捂着嘴,什么都没法问出口。

拉着她的alpha男性显然是那种信息素的来源,因为被他的衣物包裹起来的同时,明雪的鼻腔被那种温和清新的信息素完全充盈,令人昏厥的热度几乎同时漫上她的脸颊。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有的处境之时,她立刻警戒起来,却又无法在体质的压制之下做出有效的反抗,只能任由这个长得像猫魅的男性处置。

男性半拖半引导地带着她离开了人流聚集的地方,在通往白玉小巷的某条不起眼的小巷子前停下脚步。出乎意料地,他松开了对她的控制,靠在砂石制成的高墙上拉了拉领口:“真是……要不是他叮嘱我让我盯着点你们姐妹俩,说不定你现在已经被那些利欲熏心的黑市商人抓走了。”

……明明他才更像可疑的黑市商人吧,而且还是个alpha……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不过看起来显然是可以信任的人……从他引导她的行为来判断。而且明明是alpha却没有故意对自己释放足以导致发情的信息素的量,他或许对自己没有恶意……

不过明雪一直都是如此轻信他人,一直都是。

“他是谁?”尽管有太多想问的问题,不过明雪还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问了他一个最为直接的问题。

她看见这个alpha兽人困扰地挠了挠自己竖立的毛绒耳朵,沉重地叹了口气:“那位‘光之战士’啊。他还真是喜欢勉强自己……明明每天都累成那样。”停顿了几个心跳,他像想到了什么似的,从看起来像是吟游诗人风格的衣物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支蓝色的药剂,“他说他弄错了,原本是要交给你的抑制剂,结果错放在了你姐姐那……就把自己用的那份交给我,让我转交给你。”

抑制剂?光之战士用的……?在黄昏湾,人人热议的那个伟大的英雄阁下,竟然是个omega?!

奥拉少女讶异地接过了装在小小一支试管中的药剂,突然对那位光之战士产生了不可胜数的疑虑和好奇。她不明白为什么他知道自己会偷偷跑来乌尔达哈,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素不相识的一对异族姐妹如此照顾,更不知道他有何企图,是否想从她们身上得到些……帮助,或者其他的什么力所能及的东西。

“如果要说回报之类的……他本人肯定是没有。不过要我说的话,我倒是希望你们能让他睡个好觉,至少不要再为那些有的没的琐事操心了。”男性看起来十分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随后身形似乎僵住了一瞬。

明雪当然也感觉到了,那是一股更为强烈的alpha信息素。如同沙漠之上燃烧的烈焰一般,令人焦热而痛苦。

“我很抱歉这么说——不过你先把那支药剂藏好,可能等会就得用上了。”

“……。”奥拉族少女小心翼翼地将药剂藏进随身包的夹层内,警惕地环顾四周。

除此之外,各种各样的信息素从白玉小巷的深处一路传来,充满了整个街道,让隐藏在阳光无法覆盖的阴影之中的道路看起来有些怕人。她下意识地向后退去两步,却被男性的手臂所阻止:“他们很近,不要离开我身边三百星寸以外。”

这很显然是有计划的犯罪,就好像她被诱导至蓝玉大街,她被他保护着带到这条僻静的小巷这一系列的事件都是被规划好的一样……他们之中有强大的alpha,能够将面前这位吟游诗人的信息素完全压制下去……也不排除他或许是一个较弱的alpha的因素,毕竟即便和他站在一起了一段时间,明雪所受到的生理反应也没有现在的强烈——强烈到让人拿不稳占星牌,直接跪在了地上,承受着身体深处泛出的疼痛和热度。

Alpha的信息素有时会对较弱的alpha有威吓作用,就比如说现在。在体质压制下,本能的恐惧和脱力让男性握着弓箭的手一时松动,只能靠着小巷的墙来维持平衡,那条对于猫魅而言过于蓬松的尾巴像落荒而逃的狼一样夹在两腿之间。“十分、十分抱歉……”他咬着牙将奥拉护在身边,alpha的信息素立刻扩张开来,将这个omega包裹,“请忍耐一下……”

他从箭袋中取出三支箭,对准白玉小巷深处的某处阴影拉满了弓弦。因为强烈的生理反应而无法参加战斗的奥拉蜷缩起来,恍惚间想起了在船舱中的那段时间。

不知道是哪些omega的信息素交杂糅合,不知道是哪些alpha互相厮杀的声音从远方传来。血与惨叫,骨与肉块……她蜷缩在姐姐的怀里——她beta体质的姐姐不会对她产生任何影响,但她一定会保护自己——像骑士那样,用她的剑劈开一切可能伤害她的威胁。

生而为命运所制,死而为命运所控。疾走号呼,遍体鳞伤。无力扭转命运之人,至死抵抗命运之人,终会得偿所愿,以深重的代价。

“预言……”

她的占星牌散落在地,身体也匍匐在了阴影之下冰冷的砂石砖上。她是占星术士,她的导师曾经为她写下预言。“来自行星与命运之神妮美雅的预言诗”,导师这样告诉她。

“姐姐……我该怎么办?如果我现在认错……你会来救我吗?”她感到体内的以太因为空气中弥漫的信息素而狂躁,仿佛要冲破身躯的桎梏。身处这片阴影之中,她已经发觉了这座城市并非全部处于光明之下的美丽都市,与光相对的暗也盘踞在每一个角落。

更糟糕的是,隐匿在周边的alpha很显然不止一个。最终还是被臣服的本能压制在地上的alpha诗人跪在了她的身边,耳朵因为畏惧而向两侧倒伏:“对不起,我……做不到……”

骑士是凡人,剑亦是凡器。在骑士与剑触及不到的地方……自然会有无法根除的阴暗存在。而骑士与剑……也不能保护所有的人——无论何时,无论何处。

在因为潮热失去意识之前,明雪看见的是那个在黄昏湾向自己搭讪的卡内摘下兜帽,闲庭信步地向他们走来,将手上散发alpha信息素的药剂的瓶盖重新盖好,微笑着蹲下注视着她的模样。“把他们带走,那个狼人也是。或许尊贵的光之战士大人会愿意和握有筹码的我们谈判呢……”

“至于这个奥拉族少女……来赌她值多少吧?”

热度(2)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