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一点召唤的浪漫

【自嗨警告】【诗召】【生子】

年幼的秘术师在魔导书上书写着,为新手准备的传导率较低的墨水痕迹上流转着莹绿色的以太光辉。狼人则为他朗读着笔记上的简单咒文,注视着他奋笔疾书的小手。

“父亲,秘术好无聊呀?”

“瑟尔佛不喜欢那些蹦蹦跳的宝石兽吗?”

“唔……”

被叫做瑟尔佛的孩子似乎认真思考着,头顶的耳朵不时晃动着倒向两侧。很快,这只黑色的小猫咪便竖直了尾巴,重新坐回书桌前。他依旧聆听着狼人念出的咒文,在魔导书上书写着,喉咙里却发出不满的呜呜声。

“可是,这些简单的咒文,父亲已经念了快一晚了……”

小小的魔导书被拿起,狼人能看见书页上书写完毕的秘纹确确实实沟通了以太流动的渠道,完成进度早就超过了自己反复朗诵的那段咒语。每一笔笔画都显得稚嫩而认真,仿佛竭尽全力般拉直那些歪扭的字迹,甚至借助了尺规来保证秘纹的标准性。

可是作为一个吟游诗人,狼人对秘术的了解也只是管中窥豹。或许他能教导的只有最为基础的理论,但他也不希望因为瑟尔佛的求知欲去叨扰正在处理调查数据的猫魅。

手中的重量突然变轻,旋即落到头顶。书脊砸下的力道对于召唤师来说,显然是控制过的了。尽管如此,被砸中的地方还是有些泛疼……狼人的耳朵倒下又支起,这才看见猫魅拿走的那本秘术入门基础。

“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瑟尔佛的声音我这里都听见了,我总不能像某个蠢狼一样不知道做什么吧?”

他看见猫魅抱起了年幼的黑猫,在夜幕笼罩下的床边拢住了稚嫩的小手,轻轻地吟咏着什么。整个房间内除了透进窗的冬夜风声,就只剩下烛火点亮的呼吸声。月光倾泻在猫魅的镜片上,被握在那双手中,仿佛熠熠生辉。

……熠熠生辉?

这似乎不是错觉。就连坐在床边的狼人都注意到了,瑟尔佛的手中似乎有什么在隐约发光。猫魅慈爱地轻吻着小黑猫的头顶,在那对耳朵因为兴奋而不住抖动时,他打开了双手——

仿佛将月光收入手心的光辉,扇动着抖落鳞粉的双翅。小小的以太体在手中振动,攀爬上柔嫩的指尖,在数次活动翅膀后一跃而起,穿过窗户的玻璃,向着窗外的寂静飞去。

……

最终以猫魅把那本书交给了瑟尔佛自己学习为结尾。小小的黑猫在看到以太蝴蝶时的惊喜神情,仿佛现在还在面前生动地展示着。狼人坦言没有想到,以太和秘术也会是这么有浪漫色彩的物事。

“罗曼蒂克又不是你们吟游诗人的专利。”

猫魅依旧是那副严谨的语气,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自己所为。

“不过也多亏了你。毕竟以前的我的话,或许连这点都想不到吧……”

声音越来越轻,猫魅似乎在为承认这一事实而感到难以启齿。不过对于一个以太学者而言,被另一个以太,另一个灵魂,另一个生命所触碰后产生的剧变,仿佛孢子般入侵脑内,蔓延驻扎着改变了本体的行为……闻所未闻,却令人心跳加速。

究竟是以太碰撞的影响,还是精神激烈的交融,亦或是肉体相互吸引的反应?这些到现在或许都已经不再重要了。作为回答的,是吟游诗人隔绝了冰冷月光的温暖拥抱。

热度(3)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