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FGO/咕哒♀贝】故意失误【未完】

【预警】ABO,GB,补魔,未完

“前辈——”

少女的声音穿透长廊,轻巧却急促的步伐由远及近。

这里是迦勒底的外部走廊,距离少女与自己的房间各有5分钟和7分钟的路程。距离预定的晚餐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第七特异点的时间定位仍在调试中,被清姬烧掉的盆栽植物在十分钟前已经换上了崭新的——藤丸立香想不出在这种时候,她的亚从者会因为什么事来寻找自己。

身着迦勒底发放的白色外套的少女抱着一箱试剂,跌跌撞撞地在藤丸立香面前停下脚步。明明身为亚从者却像十分疲劳一般喘息着,看起来确实跑了很久。然而不等她的御主说些什么,她就从怀中的试剂堆中抽出了一瓶莹绿色的试剂:“前、前辈,这是贝狄威尔卿需要的药剂,请务必立刻交给他!医生让我立刻到医务室去检测身体参数,还有这些药剂我还要拜托其他从者了,以上!”

少女说完,便继续她来去匆匆的奔跑,就连藤丸立香的一句提问都来不及回答,消失在了走廊的某个拐角。手中的药剂在人造光源下散发出微弱的荧光,想来大约是含有魔力棱镜之类的魔力物质,而贝狄威尔需要魔力药剂的理由……

藤丸立香也想不出,魔力阶级为B的从者为什么会需要这么大一瓶看起来浓度较高的魔力药剂。不过考虑到她的这位从者的第二性别,或许这瓶药剂有着另外的用途也说不定。

是的,贝狄威尔是omega。尽管他本人从未和他人提起过,但是对从者灵基的检测和医生定期的身体检查早就将一切结论都转化为了白纸黑字的记录。不过即便没有这些记录,藤丸立香也能够感知到这位尚还不够成熟的从者的第二性别——在一个优秀的alpha面前,隐藏性征显然不是一件易事。

不过,对于beta体质的玛修而言,这就不是能够轻易理解的关系了。她将灌有魔力的抑制剂交给她的御主,显然是出于对御主的信任。然而这单方面的信任,并不足以构建成完美的防御体系。

藤丸立香在推开贝狄威尔的房间的一瞬间,被凛冽信息素吞没的她便已经将自己的使命忘到了九霄云外。

贝狄威尔是坚韧的骑士——这毋庸置疑。他恪守着骑士的誓言,就连处在这样脆弱的时期,都没有忘记自己的誓言。尽管脱下了铠甲的身躯意外的精瘦,卷起的被褥却还是一种无声的抵抗,对任何想要侵犯他的安全领域的行为划出忍耐的最后底线。

藤丸立香在苍白的床边止步,用冰冷的药剂瓶触碰着骑士的脸颊。她才注意到,笼罩着水雾的碧绿虹膜像极了装在瓶中的药剂——不只是颜色方面的相似,更是令人胃口大开的相似。

“御主?非常抱歉麻烦了您为我送来抑制剂……但是原本我记得应该是……呃、玛修?”

骑士或许是察觉到了藤丸立香的体质,稍有警觉地又紧了紧被窝。从被窝中探出的金属右臂向他的御主接过了药剂,过热的高温触碰到皮肤时,令藤丸立香也有些诧异。或许这位骑士已经忍受了足够久的发情症状,直到现在才看见解脱的希望……

说起来,在卡美洛特异点时,藤丸立香曾经注意过贝狄威尔的奇妙气息——混合着沙尘与寒风的气息,既不像一般omega那样富有吸引力,也不像beta那样淡而无味。实在要说的话,或许更加贴近alpha的气势令她一度认为他也是个alpha,直到在狮子王面前,梅林的祝福被解除时,他人类的身份和omega的体质才从祝福的纱帐中被揪出,他的痛苦与恐惧才被真正暴露在世界的终末。

用术式压制了发情期那么久,或许这次发情的烈度并不是她能够想象,或者说,贝狄威尔能够承受的。因此那瓶抑制剂中才被添加了过多的魔力,为了防止可能造成的魔力过度消耗导致的身体出现的差错,医生还真是细致入微啊。

“呐,贝蒂卿?”

“在,御主有何吩咐……?”

“我有比抑制剂更加有效的药剂哦,要试试吗?”

藤丸立香笑着,故作神秘地指着自己,又指了指那瓶尚未启瓶的抑制剂。

……

热度(19)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