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四年是什么概念……?

与平日并无相差,甚至连咖啡腾起的氤氲都划出相同的轨迹,在《苍穹回忆录》的皮革封面上留下微不可查的雾气。唯一的区别,就只有被改良成台式大小的管弦乐琴,以及改变了的乐谱目录。

亚修今天也疲倦地蜷缩在书桌旁,任由古代亚拉戈文献与自己的实验手稿遮蔽视野。突兀地回忆起日历还没有将昨日划去,慵懒的笔尖却尖锐十分,滴着黑色的血液,将已经毫无意义的数字划去,才让猫魅意识到了时间的流逝。

这四年发生了什么?自从银松死后,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又仿佛海神剑一般稍纵即逝。日常已经成了无比熟悉的化学反应,即便有什么新颖的物事发生,也只是清洗了一遍麻木无比的神经,过不了多久又会重新积满灰尘。瑟尔佛这周发来的简讯也没有阅读,亚拉戈的文献中也没有新的发现。欧米茄这一轮的实力测试没有结束,召唤师的灵魂水晶也没有新的反应。

再去阅读倒背如流的资料没有任何意义,思维的卡顿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解脱的障碍。亚修终于决定放下那支羽毛笔,任由笔尖被吞入漆黑的浓稠中,将轻柔带上的门作为今天房间内最后的残响。

街景与人流在热浪中留下残影,构成对新生的喜悦与死亡的沉寂之间的障壁。皇室蓝的旗帜令人联想到骑士的披风,乌尔达哈耀眼的日光刺痛护月猫魅的双眼,令他几乎是狼狈地逃向了建筑物的阴影之中。

“爹?没想到你竟然会走出房间呀。”

不知何时凑近的幽绿虹膜甚至让亚修产生了瞬间的幻视,下一个心跳时,他的右手已经揉上了瑟尔佛的耳朵。感到愧疚是一瞬间的事,随后汹涌而来的,则是活着的安心感。

无论自己多么像个活尸,血脉相连的实感也与生命的活力联通。只要走出那间囚禁自己的房间,也确实能够感受到生命的脉动。“活下去”当然是所有生命的夙愿,“连带着银松的份一起活下去”,则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或者说,支柱。

“肯定又在想父亲的事了吧?有时候你确实太无趣啦……”

无趣吗?

新生祭是悼念第七灵灾中死者的日子,也是为艾欧泽亚的新生献上祝福的日子。这是介于生与死之间的节日,或许让他这个半死不活的活尸还魂一把也不是什么难事。

“瑟尔佛……”

“嗯?”

“你这个小混蛋w”

嬉闹声被市井嘈杂淹没,阳光流转,终于攀过砂石屋檐,点亮了两人所处的小角落。吟游诗人在高温中奏起过去的乐曲,音符在地面流窜,滞留又弹走,旋即也被洪流所覆盖。直至时间流逝,嘈杂声被夜晚的烟火所沉寂,将一切都淹没在这荧光斑斓的城市中,仿佛死寂中孕育新生。

热度(2)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