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试了试文梗生成器,感觉出现了很有趣的结果……

不会发糖,不过试一下段子……?

======

1.热恋期

一向享受与女性相处的赤魔在这次任务后竟然没有对那些试图和他聊天的女性队员报以风度翩翩的微笑,这事实让观察细微的召唤十分震惊,以至于在第二天的任务中绘制秘术魔纹的时候失误数次。

“真是稀奇啊召唤,今天你的输出竟然没我打得高……赤魔倒是一如既往地第一。”黑魔一边咬着苹果芙纽多,一边嗤笑着搂住召唤的腰,“怎么,忘了之前定下的谁输出垫底谁就要在中间的规矩吗?”

召唤皱眉抢过黑魔的苹果芙纽多,一边嚼着一边口齿不清地为自己辩解:“别告诉我你一点都没注意到赤魔的异常——喏,他正在往这边看。”

赤魔正在营地篝火的另一边支棱着脑袋,另一只手捧着祭司蛋包饭剩下的空盘,仿佛完全忘记了应该把它交给学者去清理——即便学者在灾祸池边大声呼喊了数次赤魔的名字。

“喂,痴汉差不多也该有个限度吧!你们三个处于热恋期的家伙每天战斗的时候卿卿我我也就算了,再一直发狗粮小心下次通通断奶!”手拿占星牌的女性用占星盘沉重地砸在了赤魔的头上,在他痛呼时收走了餐具。

2.赌气

因为之前的问题而被赤魔和黑魔夹在中间上了的召唤第二天没能起来,像瘫痪了一样躺在床上。

“是是……我道歉,所以赶紧起来吧,你要是不给黑魔去挖材料的话,他又要通宵砸木桩了,这样今晚我们谁都睡不着。”赤魔玩弄着召唤的鬓角,在他面前柔声细语着,态度看起来十分诚恳。

“嘶——我要是能起来,我还能有空跟你在这赌气?”召唤暴躁地拽住了赤魔的衣领,一手扶着自己的腰,“我又不像黑魔那家伙一样,猫魅身体柔韧众所周知,奥拉又不是这样——经历了你们那种玩法,我竟然还没死简直就是十二神的奇迹——”

召唤接下来的话语被赤魔的吻所阻止,精灵温柔的动作甚至让召唤有了一瞬间的停滞。柔软的舌将他的埋怨和怒火全部舐去,精灵的睫毛扫得他有些痒,仿佛黑魔毛绒绒的耳朵磨蹭他的感觉。

“召唤——”要不是黑魔踹门而入,召唤恐怕会把赤魔拉进被窝。然而他听见黑魔的咆哮声,也不顾身体的酸痛和赌气的窝火,立刻从床上爬起来抄起园艺斧就往外冲,留下一脸茫然的黑魔和赤魔。

3.这一点都不好玩

在夕阳沉入西方的云海时,召唤终于拖着一大袋素材回到了忘忧骑士亭。

“啊,赢了!”黑魔在老板面前的九宫幻卡盘上翻过最后一张牌,得意得尾巴甩动的幅度都比平时大了不少。吉布里翁老板无奈地认输,并且将幻卡盘上的苍天之龙骑士的幻卡交给了黑魔。

“这样一来的话就能打过战士了!”黑魔拿着那张幻卡,模仿着占星抽取占星牌的动作,向站在桌边的赤魔炫耀,随后才看见了扛着一大袋金苹果的召唤,“欢迎回来!辛苦了w”

召唤一边整理着带回来的素材,一边听着黑魔和赤魔议论着什么……重点是那个一向沉稳可靠的赤魔竟然频频点头,令召唤有种顺着背脊窜上的寒意。

“喂,召唤!”还不等召唤把所有的金苹果拿出来,黑魔突然心情大好地蹦到他身边,拍了一下他的腰——突然加重的酸痛差点让他没拿稳手上的苹果并且倒在桌上——“来打脱♂衣幻卡怎么样?”

脱♂衣幻卡似乎是很久之前从沉溺海豚亭的老板巴德隆那里听说的风靡利姆萨·罗敏萨某些地方的一种特殊规则,输家要在赢家的见证下脱下身上的一件衣服,谁先脱♂光谁就输。穿得严严实实的法系们显然都不会是近战们愿意选择的玩乐对象,因此黑魔一直对这种玩法跃跃欲试。

……

“……这一点都不好玩!!”

召唤看着还剩一条裤子的黑魔和依旧穿得一丝不苟的赤魔,痛苦地仰天长啸,并且下一秒就被两人摁在桌上扒♂掉了裤子。

4.还剩下什么?

总而言之,多灾多难的一天还是结束了。召唤躺在九霄云舍的床上的时候,深沉地叹了口气。

就算同样是HQ,黑魔亲手做的苹果芙纽多还是比占星做的更好吃。赤魔给他配制的炼金药让他从腰酸背痛的惨状中恢复了过来,总算是彻底结束了这两天的胡闹。

他看见将三个软软垫子拼起来躺在壁炉边的黑魔像真正的猫那样舒适地打着呼噜,赤魔则坐在窗前,在伊修加德少有的晴朗月光下欣赏着自己的西洋剑。

召唤不止一次想过,如果在某次任务中,自己失去了他们会怎么样。无论是赤魔还是黑魔,尽管两人性格毫不相似,和他们共度的每一天却都像泡在桦木糖浆里一般甘美。因此,自己一定不会接受他们之中任何一人离去的结局的吧。

“在那之后还会剩下什么呢……”召唤自言自语着,试图想象如果自己是唯一活下来的那个人,最后会发生什么,或者说……会剩下什么。

“真是,不要被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困扰啦!”

“召唤你啊……真的这么不信任我们吗。”

几乎是同时,他听见了壁炉前和窗前的回答。黑魔和赤魔转头看向他,不约而同地对他点了点头。

热度(6)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