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召黑等】请不要在研究时对研究员进行干扰

召黑傻白甜段子,含龙忍【百合】、学占【BG】、战骑/暗战【互攻】

写的时候没带脑子请注意_(:з)∠)_全程放飞但一点都不好笑……

=============

【零】

“尊敬的黑魔法师阁下,我知道药剂的成分分析过程缓慢并且枯燥无味……但请不要在研究时对研究员进行干扰,感谢合作。”

饶是一向以温和和耐心著称的召唤,在黑魔法师每隔二十秒就来催促他的频繁行为下,也无法保持绝对的平静。这个人类一边回避着猫魅族的纠缠,一边从烧杯中取出一滴管的药剂液体,依次滴入已经在表面皿上准备好的复数种检测用试剂和试纸上。

然而人类小心翼翼的动作和缓慢的检测过程让猫魅族黑魔感到无比心焦,以至于开始胡乱地调动身周空气中的冰以太,并且将它们附着在召唤身上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

召唤眼睁睁地看着药剂与测试用试剂的反应还没进行多久,就被聚集的冰之以太冻结在了表面皿上,抠都抠不下来。

“黑……”

猫魅能看见人类召唤师那微笑的表情似乎也被冰之以太冻结一般,僵硬地面对着他。

随后,黑魔就被召唤用以太构成的锁链束缚住了手脚,顺便封住了嘴,丢在了书房柔软的地毯上。

【一】

“队里有个很难应付的没有耐心的话痨黑魔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第二天,召唤的哥哥——学者看到召唤发表的这条招募的时候,趁没人注意撕下了这张招募,并且抱着为他的兄弟默哀的心态敲响了部队的房门。

当他得到了允许进入的应答后,他推门进入看到的景象,就是他的弟弟一脸半死不活的样子躺在他们部队的餐桌上,胸口盖着自己的魔导书并且双手合十。

“……你、该不会是嗑药嗑多了吧。”

学者一脸复杂地看着召唤生无可恋并且不知道为什么还躺在餐桌上的不明举动,思考着要不要先让夕月小仙女为他治疗一下神经紊乱的问题。

“啊……知识神沙利亚克啊——我的以太到底犯下了什么罪,才会遇到这样难缠的队友啊……与其要和这种人继续合作,我宁愿将所有的以太化为今天最后的晚餐——”

学者这下非常确信自己的弟弟一定是嗑药磕坏了神经,要么就是被那个新来的黑魔法师逼疯了。

不过在他记忆里,骑士和他给这个黑魔面试的时候,黑魔的话痨还不至于令人崩溃……哦,虽然骑士在事后用行动表现出了黑魔的话痨之严重——他的负面情感化成的暗黑之力三天三夜都没有散去,导致在那几天里他都只能作为一名暗骑来执行任务。

——确实,是个难以应付的人啊。

学者叹息着,并且把他的弟弟从餐桌上掀了下来。

【二】

“哎呀♡亲爱的秘术兄弟们,还没到令人遐想的夜晚呢,就要上演这么令人血脉贲张的场景吗?”

学者和召唤同时停止了和对方在地上的扭打,不约而同地抬起头看着穿着华丽长裙的女性奥拉占星术士。

……这个整天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小姐姐心里一定没在想什么好事!学者立刻警觉地起身,整理着自己的仪容,理顺了乱成一团的短发才向她鞠了一躬。

“嗯……学者今天也是拯救部队智商的担当呢。召唤从中午把黑魔放走之后就一直那样躺在餐桌上,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给黑魔准备尝尝人体盛呢——”

……

学者突然觉得自己眼前一片漆黑。

“嗯……不过比起召唤那样一点都不可爱的沉闷性格,我还是更喜欢学者你害羞脸红的样子呢♡今晚我一定要尝尝学者你的人体盛♡”

“请住手!!!”

满脸通红的学者被矮上几个头的女性牵过手拉着进房间的时候,看见了召唤和他先前一样怜悯的眼神。

【三】

“所以这就是你来打扰我们的理由?”

召唤好不容易在龙堡参天高地找到了蹲在某棵七天树上约会的精灵女龙骑和猫娘忍者,就被忍者的兔子一顿踹,险些因为失去平衡而掉下树干。幸好召唤随身带着翻云雾海出产的孢云棉花糖,就算不慎落下树干,也不会直接摔到地上。

“关于‘应付新来的话痨黑魔’这种事,我也没有任何经验可以提供给你啊,毕竟那么坚毅的骑士都败下阵来了,而温柔又耐心的你却跑来向我们求助——”龙骑打了个夸张的冷战,又把娇小的忍者往怀里拉了几分,“我觉得我可不是那种人的对手。”

忍者疑惑地抖了抖猫耳,趁机往龙骑的胸上埋,一边喵呜着一边愉快地享受没有盔甲覆盖的龙骑的柔软胸脯。直到听见召唤尴尬的干咳声,她才抬起头,半眯着竖瞳的猫眼,看起来像是在回忆什么:“唔……如果也是猫魅的话,不如试试鱼和猫薄荷这类猫魅喜欢的东西?说不定有了这些东西他就会安静下来了呢……”

召唤恍然大悟。

原来问题的解决方案这么简单,甚至不需要考虑对黑魔的性格做出改变的可能性,以及改变之后可能带来的副作用啊。

“唔……扬沙天气快开始了呢,要不要今晚就吃菌蒸皮皮拉鱼?”忍者注视着从北方滚滚而来的沙尘,又用猫耳磨蹭了一下龙骑的脖颈,这才不舍地抬起头,“啊,不对,在这种季节给猫魅用大量猫薄荷的话……”

“晚了。”龙骑沉默了一会,为忍者指了个方向——拿上了园艺斧的召唤因为对孢云棉花糖的操作失误,导致被大量的野生陆行鸟追逐,正狼狈地朝着龙堡内陆低地的方向飞去。

【四】

“喂,我说骑士,你真的一点都不对占星给我们的任务抱有一星半点的怀疑吗?”战士把面前的浓香毛爬虫一斧子看成两段,皱眉看着四处飞溅的绿色体液,“这种屠杀低级魔物获取素材的任务,不应该让那些输出职业去做更好吗?”

“龙骑和忍者好不容易有个空闲可以谈情说爱,就随她们去吧。占星确实说过想要让召唤来帮忙,不过当她看到躺在餐桌上生无可恋的召唤的时候,就断言了召唤今天的状态不适合出任务。至于那个黑魔——”

战士眼睁睁地看着骑士的身周开始溢出黑红色的暗黑之力,也顾不上回收那只被劈砍成两段的毛爬虫身上的腺体了,立刻就按住了骑士的剑盾,将他一把摁在地上:“你冷静点!我可不想又把你打到开活死人才清醒过来!!”

天呐,那个黑魔到底是对他做了什么才导致骑士一提起黑魔的名字就会有黑化的迹象的?!

然而战士收到的毁灭性打击远不止骑士随时可能完成的黑化——他竟然看见那个整天宅在部队房的召唤拎着园艺斧和镰刀在他们不远处收割着猫薄荷。

这件事对战士带来的震惊不亚于十二神重返艾欧泽亚并且降下了灵灾。

“喂,你还要在我身上待到什么时候?”等战士回过神来时,听见的却是他怎么也不想听见的低沉嗓音——明明和骑士的声线一模一样,却又令人感到本能的危险的声音。

暗骑把压在他身上的战士甩开,用骑士的盾碾烂了战士刚刚砍死的毛爬虫,从以太构成的兵装库中抽出属于他的双手剑:“如果说召唤是在为那个黑魔采集猫薄荷的话,我觉得十分有必要和他谈谈有关于小队将来的职业调和问题。”

“那你也不要摆出一副要砍了他的样子啊?!等等你别冲过去啊召唤现在还是园艺师根本就受不住你砍两刀???”战士为了防止暗骑酿成什么无法挽回的过失,几乎是立刻就追了上去拉住了暗骑,用沉重的斧背击中了暗骑的后背,将他撂倒在地。

当战士确认召唤采集完毕并且离开现场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对自己的搭档做了什么。意料之中地,这个暗骑身周溢出的暗黑之力更为浓厚了。

“做好觉悟吧,明天你别想从床上起来了——我不会让学者和占星之中任何一人给你治疗的。”

【五】

当召唤终于完成了猫薄荷制剂的提炼时,部队厨房已经飘来了菌蒸皮皮拉鱼的香味。

忍者在做饭的龙骑身边靠着,一边喵喵叫着撒着娇,一边不时想要伸手去偷吃还在锅里的皮皮拉鱼。龙骑叹了口气,用叉子剥了一点鱼肉下来喂给了忍者,这才让她安分了不少。

“果然龙骑的手艺最棒了!”忍者顶着头上的兔子,又趁机蹭了蹭龙骑的侧腰,险些打翻了龙骑手上的盘子。

学者奄奄一息【?】地趴在餐桌边,竭力用衣领遮住脖颈上紫红的痕迹,回避着占星不断向他靠来的动作,向沙利亚克祈祷着随便谁都好快点来救场——不然他或许会因为心跳过速而血管爆裂了。

“今晚的伙食看起来真不错啊……!”当召唤偷偷将那瓶制剂藏在贴身的口袋里时,他听见了黑魔的声音从大厅中传来,“诶,骑士和战士呢?我还给骑士带了点礼物呢……”

“估计不到明天下午你是见不到他们的了……没事的,习惯就好习惯就好♡”占星愉悦地笑着,趁学者松懈的时候立刻凑上去偷亲了一口学者的脸颊,满意地看到学者立刻满脸通红地回避的可爱模样,“别怕嘛♡人体盛什么的以后兑现也行啦♡”

“所以说了请住手!!”

召唤一脸痛惜地坐在了学者边上的位置,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悲痛,并且表示了他们队伍短期内一定不会更换主奶,况且这个占星的技术还十分犀利,不会有任何一个队员同意更换掉她的。学者闻言,只能默然捂着脸痛苦地倒在了餐桌上。

召唤看见黑魔正在骑士的房间门口蹲着偷听着什么,缩成一团保持不动的姿势看起来像极了一只真正的猫。趁黑魔无法分心注意餐桌这边的状况,召唤向黑魔的那份菌蒸皮皮拉鱼中加入了小半瓶猫薄荷制剂,并且在黑魔沮丧地回到餐桌之前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装作安抚着他的兄弟。

希望这盆特制的猫薄荷菌蒸皮皮拉鱼能让这个黑魔法师至少安静个一天,让他把黑魔委托的药剂成分检定从头到尾仔细地完成。

【六】

当然了,忍者的担心不是毫无道理的——毕竟现在可是春天啊。

所以当召唤第二天被黑魔蹭醒的时候,他只能默默接受了自己昨天一天的努力虽然成功阻止了黑魔的话痨,但又把自己拖进了另一个深不见底的天坑——这个黑魔在尝过猫薄荷的威力之后,就一刻不停地试图亲近小队中唯二身上有猫薄荷气味的召唤,以至于召唤连基本的起居都成了问题。

当然,这个“成问题”并不是指一般的小问题,而是召唤随时可能被黑魔推到床上去的那种成问题。

毕竟,在春天对猫魅族使用类似催情剂的猫薄荷制剂的话,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所以,为了对自己的不当行为做出负责,召唤只能想办法帮黑魔解决了猫薄荷引发的生理问题——包括但不限于一开始的手○,和后来的6○,以及最后的○猫行为。

甚至包括事后黑魔清醒过来之后主动提出的再一次○○行为。

虽然从头到尾召唤都处于一种受害者的地位,不过召唤表示自己可能对○猫这种行为有点上瘾,并且在之后公然当着整个小队的面向这个黑魔提出了烙印的请求。

——全队除了当场黑化成暗骑夺门而出的骑士和追着骑士出去喊“把门留下”的战士以外,似乎都抱着一种喜闻乐见的态度就这样接受了这个结局。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热度(18)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