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_Miqote

一条拉诺水系钓场出没的文渣咸鱼,拆解可以得到猫男召唤×1,偶尔写东西自娱自乐,微博ID同上。

【FF14 忍占 百合】骑士与剑【八】

嗯很快就要平坑了……
意外地写得并不长……大概2w字左右?
之后可能会私心地开一开自家非公式光呆和他的alpha的车,不过不出意外应该不会发到lof……
这边出现的名字不是他的本名,是作为接线人的另一个护月猫男的名字……
_(:з)∠)_想尝试一下不一样的文风……【并没有变化…】

===============

混沌的空气令人窒息。

凌夜在光之战士的指引下,率先潜入了这个地下交易所的上层房梁。作为光之战士的猫魅制定了详细周密的计划,而她正是计划能否成功的关键。

根据光之战士口中那个叫做银松的吟游诗人传回的情报分析,对方作为乌尔达哈的黑色产业链中不小的一环,能够轻易地获取针对omega的诱发剂和高品质的alpha信息素制剂等对他们的体质有绝对压制性的物品,也能够雇佣到乌尔达哈当地身手高强的冒险者与佣兵——甚至买通恒辉队和铜刃团的部分将士。

情势处于绝对的不利状态,就算光之战士的名望与威吓也不足为提,更何况那位吟游诗人也处于他们的控制之下,使这位光之战士反而举步维艰。

就像是专门为了对付这个omega所设下的陷阱。

其中各种缘由她也无心去猜测,光之战士援助她的理由也被甩在脑后。她维持着隐遁的术式,放低身体蹲伏在房梁上。角中充斥着参加这次地下拍卖的人员的嘈杂声,以及风扇灯划过空气的声响。

看起来像是通往拍卖会场的旋转楼梯下段由玻璃与宝石制成,极尽奢靡却又品味低俗的光芒令她不由得反胃。人群中穿梭的兔女郎端着从拉诺西亚高价购入的“酒神之酒”,宾客们随意获取着她盘中的酒杯,并肆意地泼洒在她身上,任由紫红的酒液顺着皮衣和身体弧线向下流淌。

简直就是将那位平原女性视作玩物的行为。

跃下房梁并在人群中展开屠杀的念头盘旋在这个忍者的脑内,如同毒蛇的低语。她试图不去注意喧闹的人群和那位可怜的兔女郎,却立刻又被入口处的骚动勾去了注意力。

她看见光之战士穿上了笔挺的西装,蝴蝶般的面具掩盖了他的真容——这是所有参与者都拥有的相同装扮。护月猫魅的圆润瞳孔吸引了人群的注意,吧台后的男性侍者在擦拭高脚酒杯的同时向他投去了暧昧的目光与嘲弄的笑意。

毕竟,作为本就稀少的男性猫魅中更为罕见的护月男性猫魅,这位光之战士比起出现在这种会场的嘉宾名单上,怕是更适合出现在拍卖会的商品条目上。

不过这位年轻的猫魅似乎并不在意人群的视线。他向伫立于入口的接待侍者递出了华美的信笺,背手躬身,完美的25度鞠躬。凌夜能看见接待侍者狐疑的眼神和收纳邀请函时开启通讯贝的细微动作,硬质鞋跟叩击花岗岩地面的声响仿佛击中她的心脏,令她的身体僵硬而无法动弹。

“尤·尔·帕克先生,金主阁下已等候多时,您的商品也已经处于绝佳状态。金主阁下希望您在尝试过后能够商定一个符合您心理价位的价格。”在两人路径凌夜所处的位置正下方时,暮辉奥拉能够听见这位侍者的低语。虽然在意话中人的真实身份,她还是低伏着身躯,沿着房梁的走向向更深处潜入。

毕竟,光之战士并不能为她争取多少时间,她所能做的就只有在极其有限的时间内找到她的妹妹和那个吟游诗人,并且将他们在被送上那个拍卖用舞台之前释放他们。奥拉闭上了双眼,将如同狂欢的人群置之脑后,紧握着双刃闪身进入了作为拍卖会主场的舞台的后台。

与前台那淫靡奢侈、放纵享乐的氛围截然不同,昏暗的后台仿佛被札尔神注视着一般,充满了死亡一般的寂静。偶尔能够听见锁链摩擦的声音和复数个轻微的呼吸声,剩下的就只有属于生命的心跳声。

暮辉奥拉优秀的夜视力让凌夜看清了暗中的情况——下方灰色的地面并不是地毯或者地板,而是约一米半见方的方形牢笼的顶部。这种大小的牢笼很显然不是为了体型娇小的珍兽所备,也不是为了骇人的巨大魔物所用……

这样的牢笼令她想到了帝国军关押俘虏的单人牢笼。

凭借着隐遁的术式,她无声地落在了地上,并且在那些牢笼前站起身。她看见人类蜷缩在那纤细的铁柱之后,双眼被皮质眼罩遮挡视线。她看见这个人类的双手和双足被锁链和皮拷所拘束,如同狗一般衔着一根漆黑的口衔,唇边津液不止。而此时,这个看起来十分瘦弱的人类正蜷缩在笼子的角落中,呼吸平稳。

不……不、不行!

她几乎是立刻就离开了这个人类,在后台牢笼间的缝隙中竭力狂奔着。她无法想象自己的妹妹可能变成像那个人类一般,淫乱而又绝望。即便是隐遁的术式也无法完全掩盖她的脚步声——有几个“商品”似乎注意到了她的存在,不时向她的方向张望着。

然而被恐惧所吞没的理智不可能将她重新引导至完美状态,被慌乱所掌控的忍者只想尽快结束在这里的酷刑——那仿佛将她的心脏切下,并且在尚存呼吸的她面前,用利刃从主动脉刺入,顺着肌肉纹理切割的痛苦。

人族、精灵族、猫魅族、拉拉菲尔族……和流沙屋所见的冒险者们相同种族的人类们,被当做奴隶和商品被关押在这里,作为人口贩卖的牺牲品。无可置否地,他们带动了乌尔达哈的地下经济的活力……但这样的代价决不是令人欣喜的事物。

忍者看见有些“商品”向她的方向伸出了手——那些满布伤痕、骨瘦嶙峋的手臂,伸向她发出脚步声的方位。他们是如此渴望救赎,又是处于何等绝望的境地。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富商会热衷于将快乐建立在这样沉重的苦难之上,也不明白这样扭曲的心理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她的脑海中只有一个目标:找到她的妹妹。

她听见了钢铁牢笼之中传出的细微的啜泣声,以及锁链被牵拉时发出的金属碰撞声。她在后台尽头的铁笼前停下了脚步,颤抖的双手紧握着冰冷的栅栏。她解除了隐遁的术式,终于在白发占星的面前呜咽出声。

她的妹妹被戴上了黑曜石雕刻而成的项圈,象征着拘束的锁链将她与牢笼连为一体。奥拉族的长裙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由天蚕丝纺织而成的柔顺水蓝长裙——仿佛为了衬托她的鳞片与身形一般,美丽的长裙显得十分暴露。凌夜承认她的妹妹非常适合这样的打扮——当然,不是在“为了引发那些竞价者的性趣”的前提下。事实上,这样的认知令她作呕。

“对不起……”

这对异卵双生子隔着冰冷的栅栏,几乎是同时向对方表达了最为迫切的情感。她们十指相扣,却必须紧握着纤细的栏柱。在所剩无几的时间下,她们都无法放任自己去沉溺于重逢的喜悦——光之战士与那位人类男性交谈的声音已在不远处响起。

热度(5)

© Lumi_Miqote | Powered by LOFTER